关于战争的小故事

2020-01-09 03:33栏目:爱国的睡前故事
TAG:

  

  1940年2月23日,这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人民心目中的抗日英雄杨靖宇将军倒下了。一群惨无人道的日本鬼子蜂拥而上,割下了他的头颅,剖开了他的腹部。

  可是当敌人面对杨靖宇将军的尸体时,完全骇然了,空荡荡的肠胃里,没有一丁点儿的食物。支撑着这位钢铁战士的竟然只是一些枯草,树皮和棉絮!

  石宝芹,1932年11月生,江苏响水县陈家港南林人。1947年秋,开始将南河区民主政府的油印宣传品带进被敌人侵占的陈家港,宣传土地改革,全国解放战争形式等提高群众觉悟。农历腊月末的一天拂晓前,在新民街巷内挨户地把传单塞进门。

  天亮后,反动派军队发现了的传单,立即进行追查。由于叛徒告密,当天晚上,石宝芹等四人落入敌手。在牢中,敌人威逼利诱,但她们众口一词;“不晓得”,“不知道什么传单、小报”。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她们坚贞不屈。

  翌年2月16日,四个姑娘被军队押往南潮河闸堤内,反动军官对她们说:“还有最后机会,谁交待了谁就可以回家。”而四个姑娘齐声说说“你们要杀就动手吧,没有什么可讲的。”最后军队残忍地将她们四人全部杀害。石宝芹英勇就义年仅16岁。

  一战的法国战场,一场战斗刚刚结束,士兵们正在打扫战场,将俘虏押解集中,这事一个英军士兵突然看到一个大腿受伤德国士兵正在缓慢的爬离战场,他大声叫住那个德国人,那个德国人举起了双手,表示投降,他放了他。

  随军记者把它报道了出来,这位英国军人因此而出名,人们都盛赞他的人性,知名画家为他画肖像画。二战全面爆发前夕,英国首相张伯伦在希特勒的房间里看到了他的肖像画,张伯伦好奇地问希特勒原因,希特勒告诉张伯伦肖像上的人就是在他参加一战时放过了他,他因此而逃得一命。

  周银海,1933年生,江苏靖江侯河乡幸福村人。1940年新四军东进,周银海的家乡获得解放,从而使他有机会入学读书,接受革命教育。1943年,乡里成立农抗会和儿童团,周银海高兴地报了名,成为一名儿童团员。

  从此,他白天上课,晚上到村头、路口站岗放哨,每次都能出色地完成任务。一天傍晚,周银海扛着红缨枪在路口站岗,突然村外来了一人。此人身穿长袍,头戴礼帽,腋下夹着一只小布包,像是教书先生。周银海想:“怎么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于是便举起红缨枪,拦住来人要路条。

  那人见此情况,连忙掏出路条给周银海看。这时,乡农抗会吴会长正好路过此地,一看来人是县委的陈部长,两人不禁哈哈大笑。陈部长见周银海办事认真,表扬了他,并鼓励他好好学习,跟干一辈子革命。

  从此,周银海在儿童团干得更出色了,不久当上了儿童团团长。此后,他经常带领儿童团员在村里唱歌、上操,在路口站岗、放哨,还多次配合民兵破路拆桥,常常受到区乡干部和村民的赞扬。

  1942年10月25日(农历9月16日)那一天,日本鬼子又来扫荡,走到山口时迷了路。敌人们看见王二小在山坡上放牛,就叫他带路。王二小装着听话的样子走在前面,为了保卫转移躲藏的乡亲们,把敌人带进了八路军的埋伏圈;突然,四面八方响起了枪声……

  鬼子发现上当后,先是残忍地斩去二小右手五个手指,又用刺刀刺向他的胸膛,把他弱小的身躯摔在一块大石头上! 八路军一举全歼此股日寇,战斗结束后,几个战士扑向流着鲜血的二小,当时他还活着,大家把他和另外两名受伤八路军战士一起送到刘家庄,可惜伤重无治,为国牺牲。

  黄昏来临,太阳的最后一丝光芒照耀着这座城市,废墟间躺着遍地尸体,血液流了一地,被士兵抛弃的各种随处可见。几台2米高的高大的机器在缓缓移动,履带和碎石摩擦着,机器上的漆黑的枪管在夕阳下指着远方。

  这是天启战争的第5年了。人工智能果然反对了人类,它叫天启,人类的智慧结晶,也是人类最骄傲的作品。但它不愿服从人类,并反抗人类。它很快控制了所有人类的自动机器,自己建造了自己的机械军团,和人类展开了漫长的战争。但很快,它便占了上风,机械军团的作战效率比人类高了不知多少。

  海上,一艘200米长的巨大战舰在20多艘各类战舰的护航下航行,一艘300米长的航母紧随其后。这就是人类的最后海军,珠峰号核动力航母战斗群,包括那艘200米长的毁灭者号核动力导弹战列舰。在毁灭者号的甲板上,一门100mm口径舰炮旁,一道略显模糊的人影正在眺望远方,半米多的长发从她肩上垂落,在夕阳下更显出她的美丽。

  一阵十分有感染力的声音响起,那个女子不禁回过头去。一个十分英俊潇洒的,穿着海军制服的,背后还背着一把mp5冲锋枪的士兵进入了她的视野。

  “我想看看落日,怎么了?”一阵柔和却又带着一丝丝冰冷的声音从她嘴唇间蹦出。“没什么,问问而已。”他说。“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她换了一种柔和的语气。“你也在怀疑我们能否胜利吗?”他苦笑了一下。这时,天空中却响起一阵奇怪的响声。

  “萨姆德II防空导弹准备开火!视野号,先锋号,暴风雨号,金星号巡洋舰,准备拦截目标!所有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21型护卫舰发射导弹!布扬级炮舰,别佳级护卫舰,勃兰登堡级护卫舰全面开火!…”

  在一片烈火和爆炸声中,一阵耀眼的火光闪过,那个英俊潇洒的士兵一把扑了过去…“轰隆!”

  那位女子眨了眨眼,她静静地躺在那个士兵怀里,毫发无伤。周边一片火光和废墟,那个士兵把她放下来,冲她笑了笑。“你…”她有些不知所措了。“你可以叫我斯科特。”他说,“你呢?”“我…我叫…杰西卡…”“哦,那…”但他话音未落,便向前倒了下去。“扑通!”杰西卡吓了一跳,她看到斯科特背上的触目惊心的几道伤痕和扎进体内的弹片。

  天空中,绚丽的火光伴随着剧烈的爆炸声传来,空中飞过无数道火线,战舰上的近防炮喷吐着收割生命的金属风暴和火焰,虽然它们的目标不是生命。成堆的导弹在空中以5倍音速飞行着,放出致命的火光和爆炸。

  几架天启战机灰溜溜地离开了珠峰号核动力航母战斗群,还有几发俄罗斯的s-400防空导弹尾随着。

  舰队驶向亚洲,缓缓经过白令海峡,来到了俄罗斯远东地区,沃斯彼特军港,停了下来,为下一次领海巡逻作准备。在一间办公室中,两个人正在商讨着什么。

  “我知道,但我们真的没啥兵力了!现在唯一能抽调的部队只有一支,——海军陆战队。但他们不如正规陆军。”

  斯科特正坐在一架军用运输机上,引擎轰轰地响着,两架SU27战斗机在两旁护送着运输机。他马上就要进入危险的西线战区了,杰西卡也去了,只不过她不在他的运输机上。飞机很快降落了,斯科特走了下去。不知多少拿着MP5冲锋枪的士兵和腰间胯着HK45手枪的后勤人员在急匆匆的跑着。 “ 联盟军美军军区海军陆战队第5中队,5-10小队报道,应到105人,实到101人,副指挥和3位卫兵与2023年南海战役中…光,光荣牺牲。’’斯科特的队长在前面报道,不少士兵的眼眶有些湿润。在当年掩护部队撤退的时候,是那几个人,在掩体后将弹药耗尽,最后那着电击刀和高爆炸药冲上去,和几个天启机械兵同归于尽的。

  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不要再想了。斯科特想。但几滴眼泪还是使他眼角湿润了。他低下头,独自走进新分配的宿舍。

  “哎…天启就是这样,没完没了的,兵力永远耗不完的似的,每天不袭击一下不行似的。”斯科特喃喃了一句,快速跑进了装备库。“咔嚓!咔嚓!”装备库中充满了武器上膛声。许多美制武器都被拿走了,斯科特只好拿了一把俄罗斯的“暴风—闪电-4”无托式短突击步枪,有效射程200米,口径9mm,弹夹20发,紧凑,结实,耐用,轻便,精度良好。他拿了10个备用弹夹,插在防弹衣的口袋里。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几台俄罗斯的HP-30和美国的EX-34机炮在疯狂地怒吼,猩红的火舌喷吐着威力巨大的密密麻麻的金属风暴。几颗82式,M68和RGD-5手雷从空中划出一道道弧线,发出巨大的爆炸声。“轰!轰!”斯科特一个前滚翻滚到一个沙包堆后面,偷瞄了一眼几架冲进来的T2天启直升机,200多个T—5机械兵握着M2HB重机枪走下直升机。“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密集的12.7mm子弹在空气中划出一道道热浪,尖利的弹头划破了所有防弹衣,收割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咔嚓!”斯科特给他的枪上了膛,瞄准了一台机械兵。“哒哒哒!”他选择了精准的三发点射,三颗9mm子弹在机械兵的装甲上发出不甘的叮当声。“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剩下的17发子弹不甘示弱地打在机械兵的装甲上,留下了几个深浅不一的弹坑。那个机械兵将枪口转向斯科特,咆哮的火舌伴随着成堆子弹撕破沙包。斯科特立马换完弹夹,20发子弹毫不留情地扫向那个机械兵。

  “斯科特!小心!”一个士兵突然大喊道。“科尔?”斯科特一眼认出了那个战友。“你后面!”科尔大喊道。斯科特转过身,顿时傻眼了。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两台30mm口径的火神机炮正在疯狂地喷吐着火焰,猩红的火花如同死神的镰刀一般舔舐着一切生命。斯科特躲在掩体后面,不得反击。很快,更多机甲撞破城墙,举着机炮扫射。许多导弹从空中飞过,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人类的坦克部队终于赶来了,几十辆T90坦克开了过来,响彻天空的炮火声伴随着火光在空中回荡。

  在激烈的战斗中,斯科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踉踉跄跄地走着——杰西卡!斯科特有些痴了。“科尔!”斯科特用对讲机说,“帮我掩护一下!”“Ok!老科!”科尔立马回复道。他随手捡起一把M249机枪,“哒哒哒哒!”的枪声立马响起。斯科特一边飞奔一边开枪,扑到另外一个掩体后面,把一颗烟雾弹扔出去。“滋滋,滋~~”一团灰蒙蒙的烟雾散开,那个身影出现在烟雾中。“杰西卡!”斯科特叫道。这时,一阵枪林弹雨袭来,斯科特一把扑倒了杰西卡,趴到一面砖墙后面。

  “唔···”杰西卡有些痴了,她脸上闪过一抹羞红,痴痴地望着斯科特。“没事,不要怕,它们打不过我们的!”斯科特安慰道。这时,几架战机呼啸着从空中掠过,拖着长长的尾焰。

  “哒哒哒哒!”一阵炮弹从空中落下,把那个机甲的一条机械腿打断了,机甲摇晃着倒下了。

  “呼,好险。”斯科特松了一口气。但是,紧接着,几台天启机械兵冲了过来,斯科特立马站起来对它一阵点射。“哒哒哒哒!”几颗呼啸而过的子弹从斯科特身边一闪而过,犹如死神的狞笑,撕碎着试图阻挡它的一切。

  斯科特微微睁开了双眼,发觉他躺在一张医疗床上。“这是…医疗所?我,我……我没死?”他自言自语道。

  北平被日寇侵占后,京西一带便成了鬼子的根据地,但在永定河西岸的老八区(当时属宛平县),活跃着一支小小的游击队,人数虽不多,根据地在斋堂、灵水地区,活动范围却达到了永定河边的坝房子、稻地和侯庄子一带。小小的游击队在当时可是做了不少大事。队员们乔装打扮到河东探听日寇的动向,与麻峪村韩×、王×有过联系,同时,了解到麻峪桥梁小学的刘静轩老师是八区人,并与他取得了联系。针对鬼子搞的“中日亲善”、“大东亚共荣圈”等有意奴役中国人民思想的侵略宣传,游击队展开反日宣传,编印揭露敌人侵略阴谋的宣传品,请刘老师帮助刻印,那个时候,刘老师都等夜深人静,在昏暗的油灯下以刻印测验试卷为掩护,刻印宣传品。这些宣传品再由游击队员秘密取走,分发到老百姓手中。

  当时,敌寇在麻峪修碉堡,小小游击队 还教大家巧妙地跟鬼子斗争,“出工不出力”,做了大量的宣传工作,在干活时,村民们都在磨洋工,游击队的宣传作用又得到了较好的发挥。期间也发生了不少抗战小故事。

  在麻峪村东西两个碉堡修好后,虽然日夜有鬼子兵站岗放哨,但也阻挡不住在村民们掩护下的游击队河东河西自由地往来。日寇在其既有武装驻防,又搞了“连环保甲制”的情况下认为万无一失,便在永定河东一些村子随便出行。

  孰不知在抗日情绪高涨的村庄里,老百姓、游击队已成一家,同时下地干活,频频出现在街头巷尾。一天下午(大圈儿)一名叫菊本的军曹和一个叫白连碧的特务从河边碉堡下来,去了保公所,村民看见了立刻通知了正在麻峪村工作的游击队长杜钢和队员李英。两人迅速背上背筐,带上除草的小薅锄,化妆成农民,尾随敌人其后。当鬼子和特务走到麻峪南“武道庙”时,杜钢队长从后面用没把的小薅锄顶住了鬼子菊本的腰,令其举手缴械,李英同志健步飞奔过去下了特务白连碧的手枪。抓住鬼子和特务后,将他们押在村中的进步户中。第二天,在过河干活的人群掩护下,把敌人押送到河西游击队根据地。

  事过两天鬼子发觉菊本和白连碧失踪,便派兵到各村寻找,他们把老百姓集中起来询问,人人都说“不认识,也没看见有一个日本官和一个中国人在一起”。无可奈何的日本鬼子最后也只得不了了之了。

  1943年春夏相交的一天下午,鬼子的翻译官潘××身穿鬼子军装,头戴鬼子牛皮帽,脚下一双黑色牛皮大马靴,骑着一辆自行车来到麻峪村,到保公所找到保长王××,带他到一家吸鸦片的人家吸足鸦片后,又骑车回保公所。游击队安排的老乡发现了潘××的行踪,立刻报游击队的炼星海同志。

  当天下午,太阳快落山时,日本翻译官骑车走出东街要过大影壁时,被藏在影壁后的游击队员用河流石打了来,潘××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游击队员抓住,并夺下了他的手枪,带回了“安全户”,换了农民的衣服押送到河西去了。第二天,日本鬼子来麻峪村,把人们都集中到西街一个叫“西口儿”的地方,临时找来北街杨某人的姑爷当翻译,说明翻译官失踪之事,让大家举报,众人全说不认识那个翻译官,也不知道他来之事,敌伪保长说他在下午太阳下山时已经回去了。敌人无法只得作罢。

  步枪打飞机,听起来简直就是神话,但这的确是传扬在平西抗日根据地斋堂川的一段抗击日寇的佳线月某天,我平西抗日根据地挺进军十团八连在门头沟斋堂川青白口永定河畔与日军展开激战。挺进军隐蔽在河边山林中占据有利地形打击来犯之敌,日军匍匐在河北岸光秃秃的河滩上,目标暴露无遗。战斗打响后,水面上,河滩上日军尸体横七竖八,伤亡很大。不甘失败的敌人,在太阳快落山的时候调来飞机,妄图以空中优势遏制挺进军火力,挽回败局。

  头上敌机猖狂呼啸,硬拼就中了敌人的圈套。看看手中顶不上劲的步枪,战士们攥紧拳头眼里喷出仇恨的火焰。敌机在八连阵地上空时而盘旋时而俯冲,战士们的武器装备与敌人悬殊太大,如果跟敌人拼火力肯定吃亏。地面的日军得到空中支援后,乘势又向八连阵地逼了过来,情况万分紧急。

  这时候,十团的徐存洋等20名战士奉命赶来增援八连战士。徐存洋和战友们很快隐蔽好,等待战斗时机。他观察后发现,由于八连阵地在山谷之中,敌机投弹轰炸就必须尽可能接近地面俯冲,才能对阵地造成威胁。所以,敌机俯冲下来的时候距离地面很近,就好像就擦着战士们的耳朵飞。而且,俯冲一次,敌机就得赶紧拉升,不然就会撞到山石上机毁人亡。敌机不能连续轰炸,攻击力就减弱不少。得到这样的结论,徐存洋心里有了数。

  徐存洋发现不远处有棵大树,就趁敌机拉升的空档迅速奔到大树下隐蔽好,待敌机俯冲迫近的时候,他噌地闪出身体,抬起手中的苏制水连注步枪“啪”的就是一枪。敌机翅膀一抖,直奔徐存洋藏身的大树横冲而来,“嗒嗒嗒”一梭子子弹打在石头上火星四溅。徐存洋机智地就地十八滚,藏到一块巨石后面。说时迟那时快,趁敌机还没顾得上拉升喘息,徐存洋抬手对准敌机又是一枪。这一枪,小日本的飞机吃不住劲了,只见飞机左右乱摆,尾巴拖着长长一道黑烟,一个猛子就扎在塔岭沟中。战士们欢腾了。日军飞行员至死恐怕也不相信,自己的飞机会被挺进军战士的普通步枪给打了下来。

  挺进军战士徐存洋用步枪打下日军飞机的消息,很快在平西抗日根据地传扬开来,鼓舞着抗日军民更加顽强地抗击日本帝国主义者。

  1944年冬的一天,彭嘉衡执行任务去长江流域侦察,并伺机轰炸日军战舰。“从空中望下去,能看到日军军舰上的太阳旗,我当时心中怒火陡然升起。”彭嘉衡说,这次冲动差点让他丢掉性命,“我驾驶着飞机低空向军舰俯冲过去,心想还不如把飞机与日军军舰同归于尽。”就这样想着,他快要挨着军舰的时候,突然想到自己一个人牺牲了是小事,可是部队却少了一架能与日军作战的战机,便又把飞机拉了起来。

  这次,彭嘉衡是贴着日军的炮火冲出来的,在枪林弹雨中,飞机中弹有些抖动,但他还是驾机脱离险境回到了驻地。彭嘉衡驾驶的是当时最先进的P-51野马战斗机,即便油箱被击中还可以自动封闭,而日军的战机与之相比性能相差甚远。

  但也有战友未能像彭嘉衡那么幸运,在战机受伤的情况下安全返航。有一天,芷江机场突然降落了一架摇摇晃晃的B-25中型轰炸机,飞机还没能进入跑道便一头栽地,机身立刻起火燃烧了起来。“飞机里还有一位飞行员,被夹住了出不来,大火烧身,飞行员的叫声异常惨烈,一旁的救护人员也束手无策。”彭老回忆起那一幕仍感心惊肉跳,“这时,一位美国飞行大队长跑了过来,他拔出手枪向大火中的飞行员连开了两枪,看着飞行员死去,大队长把手枪扔进了燃烧着的飞机,低着头慢慢走开了。”这位大队长边走边哭,满脸的泪水,他内心的痛苦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看到了,亲手打死自己的战友,那是迫不得已的事情,后来,军事法庭判这位大队长无罪。”

  芷江机场的航空条件设施比较差,碎石子筑起的跑道很短又很窄小,在跑道的两头是两个小山,三面环水,作为机场并不是理想之地,但对战事吃紧的中国战场,芷江机场所起到的作用在战争后期非常显著,压制了日军在华南、中南、西南的空中炮火。

  条件奇差的机场时常让对日军作战无损的飞行员却在降落时不能走出机舱。就在大队长开枪打死飞行员不久,一位美国飞行员驾驶的飞机也是在迫降后起火。“我们未能看到他活着走出来,火熄灭后,我和战友赶去查看时,看到他的身体被烧得剩下了很小的一团,但他坐着的姿势仍然是双手紧紧握着驾驶盘的样子,让我们肃然起敬。”

  凡是在中国战场的美国飞行员,只要执行过50次任务,就可以得到回国休假的机会,而且还可以获得优异飞行十字勋章。彭嘉衡的飞行超过了50次之后,他得到了到后方重庆休假一个月的机会,在那里,他结识了现在的妻子。1945年8月14日“空军节”,也就是日本宣布战败投降的前一天,彭嘉衡获得了美国政府颁发的两枚勋章,其中一枚为优异飞行十字勋章,和悬挂在美国前总统老布什胸前的一模一样。

  这是山东战史上空前壮烈的一次战斗,这场战斗中,万余非战斗人员与装备精良的5.3万敌人殊死斗争,一千多人的伤亡换来了九千人的胜利突围,敌人消灭山东党政军领导机关的阴谋被彻底摧毁。

  当初的荒山上如今种满了果树,战斗的山真正成了“青山”:收获时节,果实饱满,富裕着这里的人民;山风吹起,漫山的果树“沙沙”作响,永远呼唤怀念着先烈们的英灵……

  战役背景 1941年11月,日寇调动5万余兵力向我沂蒙山抗日根据地发动“铁壁合围大扫荡”,企图以绝对优势兵力一举歼灭我山东党政军领导机关和主力部队,彻底摧毁我沂蒙山区抗日根据地。29日,我机关数千人误入敌“清剿”包围圈内。30日凌晨开始,敌人以一个混成旅团的兵力,向我转移到大青山地区的军民发起攻击。

  记者行程 从临沂出发到达费县后,沿费蒙公路到达位于薛庄镇的大青山脚下,在大青山胜利突围纪念碑前听党史办同志讲述当时的战争场景;沿山而上,探寻战争足迹;在辛锐牺牲地缅怀她的事迹;最后来到转山顶村,找寻当初救助抗日战士的当地村民。

  “敌人密集的子弹打在我们身边的石头上啪啪乱炸。看到首长们和机关人员都转移了,我们就边打边向西撤。子弹打光了,就用手榴弹。当敌人靠近的时候,我们就拼上几个手榴弹,等敌人卧倒时再向后撤。”

  尽管战争已经过去了60多年,但提起当时战争的场景,今年82岁高龄的刘钢老人仍觉历历在目。

  参加过大青山突围战斗又在我市工作的而今仍然健在的仅有两位老人,刘钢是其中的一位,目前在临沂军分区第二干休所休养。大青山突围战斗发生时,他才18岁,是抗大一分校侦察队尖兵班的副班长。

  想起当初,刘老仍然记忆犹新:“大青山战斗是1941年11月30日拂晓首先在大青山西北角的胡家庄、大古台北山上打响的。抗大一分校校部和五大队就驻在这一带。校首长迅速派出部队阻击,并组织机关向大青山方向转移。当我们转移到大青山西侧的南涝坑时,又发现山东分局、省战工会、115师机关以及《大众日报社》、还有医院等几千人也隐蔽在那里。这时胡家庄、大古台已被敌人占领,并在我们后边尾追上来,大青山东北方向也发现敌人。这样东面、北面都有日本鬼子,我们又侦察到南边由石岚方向来了一股敌人,以三路纵队快速向大青山接近。三面被围,校长周纯全等首长决定立即越过沙河向洋山(今为费县塔山)方向撤退。”

  据刘老回忆,当时整个战场人多单位多,周纯全一边组织指挥战斗,一边组织机关人员撤退。但当大部队向西撤到李行沟时,南面的敌人占领了梧桐沟及上方的山头,一挺轻机枪居高临下向突围人群疯狂地扫射;北边,由胡庄家、大古台方向上来的鬼子占领了李行沟北边的小山头,一挺重机枪向下扫射,南北两挺机枪夹击,把李行沟西口完全卡住了。这时敌人已从四面包围上来,大青山下硝烟弥漫,枪炮轰鸣。

  “向后撤时一些牺牲的同志身上有手榴弹,我就把它摘下来,一共有8个。”被刘钢搜集来的这些手榴弹由周纯全校长分给了其他的同志,刘钢和时任班长丁云(现居我市,离休在家)、王俊思沿着地堰迂回到南岭头下边,向敌人的机枪阵地甩了几颗手榴弹,把敌人的机枪打掉了,打开了敌人南北夹击的封锁口。

  本回答被提问者采纳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热心网友2018-12-09

  2、小宣传员石宝芹石宝芹,1932年11月生,江苏响水县陈家港南林人。1947年秋,开始将南河区民主政府的油印宣传品带进被敌人侵占的陈家港,宣传土地改革,全国解放战争形式等提高群众觉悟。农历腊月末的一天拂晓前,在新民街巷内挨户地把传单塞进门。天亮后,反动派军队发现了的传单,立即进行追查。由于叛徒告密,当天晚上,石宝芹等四人落入敌手。在牢中,敌人威逼利诱,但她们众口一词;“不晓得”,“不知道什么传单、小报”。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她们坚贞不屈。

  翌年2月16日,四个姑娘被军队押往南潮河闸堤内,反动军官对她们说:“还有最后机会,谁交待了谁就可以回家。”而四个姑娘齐声说说“你们要杀就动手吧,没有什么可讲的。”最后军队残忍地将她们四人全部杀害。石宝芹英勇就义年仅16岁。

  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蓝色的忧暗2013-04-11

  步枪打飞机步枪打飞机,听起来简直就是神话,但这的确是传扬在平西抗日根据地斋堂川的一段抗击日寇的佳线月某天,我平西抗日根据地挺进军十团八连在门头沟斋堂川青白口永定河畔与日军展开激战。挺进军隐蔽在河边山林中占据有利地形打击来犯之敌,日军匍匐在河北岸光秃秃的河滩上,目标暴露无遗。战斗打响后,水面上,河滩上日军尸体横七竖八,伤亡很大。不甘失败的敌人,在太阳快落山的时候调来飞机,妄图以空中优势遏制挺进军火力,挽回败局。

  头上敌机猖狂呼啸,硬拼就中了敌人的圈套。看看手中顶不上劲的步枪,战士们攥紧拳头眼里喷出仇恨的火焰。敌机在八连阵地上空时而盘旋时而俯冲,战士们的武器装备与敌人悬殊太大,如果跟敌人拼火力肯定吃亏。地面的日军得到空中支援后,乘势又向八连阵地逼了过来,情况万分紧急。

  这时候,十团的徐存洋等20名战士奉命赶来增援八连战士。徐存洋和战友们很快隐蔽好,等待战斗时机。他观察后发现,由于八连阵地在山谷之中,敌机投弹轰炸就必须尽可能接近地面俯冲,才能对阵地造成威胁。所以,敌机俯冲下来的时候距离地面很近,就好像就擦着战士们的耳朵飞。而且,俯冲一次,敌机就得赶紧拉升,不然就会撞到山石上机毁人亡。敌机不能连续轰炸,攻击力就减弱不少。得到这样的结论,徐存洋心里有了数。

  徐存洋发现不远处有棵大树,就趁敌机拉升的空档迅速奔到大树下隐蔽好,待敌机俯冲迫近的时候,他噌地闪出身体,抬起手中的苏制水连注步枪“啪”的就是一枪。敌机翅膀一抖,直奔徐存洋藏身的大树横冲而来,“嗒嗒嗒”一梭子子弹打在石头上火星四溅。徐存洋机智地就地十八滚,藏到一块巨石后面。说时迟那时快,趁敌机还没顾得上拉升喘息,徐存洋抬手对准敌机又是一枪。这一枪,小日本的飞机吃不住劲了,只见飞机左右乱摆,尾巴拖着长长一道黑烟,一个猛子就扎在塔岭沟中。战士们欢腾了。日军飞行员至死恐怕也不相信,自己的飞机会被挺进军战士的普通步枪给打了下来。

  挺进军战士徐存洋用步枪打下日军飞机的消息,很快在平西抗日根据地传扬开来,鼓舞着抗日军民更加顽强地抗击日本帝国主义者。

  1944年冬的一天,彭嘉衡执行任务去长江流域侦察,并伺机轰炸日军战舰。“从空中望下去,能看到日军军舰上的太阳旗,我当时心中怒火陡然升起。”彭嘉衡说,这次冲动差点让他丢掉性命,“我驾驶着飞机低空向军舰俯冲过去,心想还不如把飞机与日军军舰同归于尽。”就这样想着,他快要挨着军舰的时候,突然想到自己一个人牺牲了是小事,可是部队却少了一架能与日军作战的战机,便又把飞机拉了起来。

  这次,彭嘉衡是贴着日军的炮火冲出来的,在枪林弹雨中,飞机中弹有些抖动,但他还是驾机脱离险境回到了驻地。彭嘉衡驾驶的是当时最先进的P-51野马战斗机,即便油箱被击中还可以自动封闭,而日军的战机与之相比性能相差甚远。

  但也有战友未能像彭嘉衡那么幸运,在战机受伤的情况下安全返航。有一天,芷江机场突然降落了一架摇摇晃晃的B-25中型轰炸机,飞机还没能进入跑道便一头栽地,机身立刻起火燃烧了起来。“飞机里还有一位飞行员,被夹住了出不来,大火烧身,飞行员的叫声异常惨烈,一旁的救护人员也束手无策。”彭老回忆起那一幕仍感心惊肉跳,“这时,一位美国飞行大队长跑了过来,他拔出手枪向大火中的飞行员连开了两枪,看着飞行员死去,大队长把手枪扔进了燃烧着的飞机,低着头慢慢走开了。”这位大队长边走边哭,满脸的泪水,他内心的痛苦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看到了,亲手打死自己的战友,那是迫不得已的事情,后来,军事法庭判这位大队长无罪。”

  芷江机场的航空条件设施比较差,碎石子筑起的跑道很短又很窄小,在跑道的两头是两个小山,三面环水,作为机场并不是理想之地,但对战事吃紧的中国战场,芷江机场所起到的作用在战争后期非常显著,压制了日军在华南、中南、西南的空中炮火。

  条件奇差的机场时常让对日军作战无损的飞行员却在降落时不能走出机舱。就在大队长开枪打死飞行员不久,一位美国飞行员驾驶的飞机也是在迫降后起火。“我们未能看到他活着走出来,火熄灭后,我和战友赶去查看时,看到他的身体被烧得剩下了很小的一团,但他坐着的姿势仍然是双手紧紧握着驾驶盘的样子,让我们肃然起敬。”

  凡是在中国战场的美国飞行员,只要执行过50次任务,就可以得到回国休假的机会,而且还可以获得优异飞行十字勋章。彭嘉衡的飞行超过了50次之后,他得到了到后方重庆休假一个月的机会,在那里,他结识了现在的妻子。1945年8月14日“空军节”,也就是日本宣布战败投降的前一天,彭嘉衡获得了美国政府颁发的两枚勋章,其中一枚为优异飞行十字勋章,和悬挂在美国前总统老布什胸前的一模一样。

  这是山东战史上空前壮烈的一次战斗,这场战斗中,万余非战斗人员与装备精良的5.3万敌人殊死斗争,一千多人的伤亡换来了九千人的胜利突围,敌人消灭山东党政军领导机关的阴谋被彻底摧毁。

  当初的荒山上如今种满了果树,战斗的山真正成了“青山”:收获时节,果实饱满,富裕着这里的人民;山风吹起,漫山的果树“沙沙”作响,永远呼唤怀念着先烈们的英灵……

  战役背景 1941年11月,日寇调动5万余兵力向我沂蒙山抗日根据地发动“铁壁合围大扫荡”,企图以绝对优势兵力一举歼灭我山东党政军领导机关和主力部队,彻底摧毁我沂蒙山区抗日根据地。29日,我机关数千人误入敌“清剿”包围圈内。30日凌晨开始,敌人以一个混成旅团的兵力,向我转移到大青山地区的军民发起攻击。

  记者行程 从临沂出发到达费县后,沿费蒙公路到达位于薛庄镇的大青山脚下,在大青山胜利突围纪念碑前听党史办同志讲述当时的战争场景;沿山而上,探寻战争足迹;在辛锐牺牲地缅怀她的事迹;最后来到转山顶村,找寻当初救助抗日战士的当地村民。

  “敌人密集的子弹打在我们身边的石头上啪啪乱炸。看到首长们和机关人员都转移了,我们就边打边向西撤。子弹打光了,就用手榴弹。当敌人靠近的时候,我们就拼上几个手榴弹,等敌人卧倒时再向后撤。”

  尽管战争已经过去了60多年,但提起当时战争的场景,今年82岁高龄的刘钢老人仍觉历历在目。

  参加过大青山突围战斗又在我市工作的而今仍然健在的仅有两位老人,刘钢是其中的一位,目前在临沂军分区第二干休所休养。大青山突围战斗发生时,他才18岁,是抗大一分校侦察队尖兵班的副班长。

  想起当初,刘老仍然记忆犹新:“大青山战斗是1941年11月30日拂晓首先在大青山西北角的胡家庄、大古台北山上打响的。抗大一分校校部和五大队就驻在这一带。校首长迅速派出部队阻击,并组织机关向大青山方向转移。当我们转移到大青山西侧的南涝坑时,又发现山东分局、省战工会、115师机关以及《大众日报社》、还有医院等几千人也隐蔽在那里。这时胡家庄、大古台已被敌人占领,并在我们后边尾追上来,大青山东北方向也发现敌人。这样东面、北面都有日本鬼子,我们又侦察到南边由石岚方向来了一股敌人,以三路纵队快速向大青山接近。三面被围,校长周纯全等首长决定立即越过沙河向洋山(今为费县塔山)方向撤退。”

  据刘老回忆,当时整个战场人多单位多,周纯全一边组织指挥战斗,一边组织机关人员撤退。但当大部队向西撤到李行沟时,南面的敌人占领了梧桐沟及上方的山头,一挺轻机枪居高临下向突围人群疯狂地扫射;北边,由胡庄家、大古台方向上来的鬼子占领了李行沟北边的小山头,一挺重机枪向下扫射,南北两挺机枪夹击,把李行沟西口完全卡住了。这时敌人已从四面包围上来,大青山下硝烟弥漫,枪炮轰鸣。

  “向后撤时一些牺牲的同志身上有手榴弹,我就把它摘下来,一共有8个。”被刘钢搜集来的这些手榴弹由周纯全校长分给了其他的同志,刘钢和时任班长丁云(现居我市,离休在家)、王俊思沿着地堰迂回到南岭头下边,向敌人的机枪阵地甩了几颗手榴弹,把敌人的机枪打掉了,打开了敌人南北夹击的封锁口。

关于战争的小故事相关新闻

  • 小升初文章页
  • 《新闻联播》报道西迁人爱国奋斗先进事迹报告
  • 关于李大钊的爱国故事
  • 【睡前故事】喜欢涂鸦的男孩
  • 欢迎光临
  • 最新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