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线分钟

2020-04-09 02:10栏目:爱国的睡前故事
TAG:

  丑小花和别的花生活在一起,可常常被它的同伴取笑;“真没想到,世界上竟然有这么丑的花,我们希望你离我们远一点儿,否则,我们怕有一天我们会变成你那样又丑又小。”玫瑰花傲慢的说道。丑小花很伤心,它哀求它们:“对不起,以后我会小心的,可是希望你们不要赶我走,我没有地方可以去。”丑小花伤心的流泪了。“好了,好了,不要哭了,我们有没真赶你走。”

  时间一天一天的流走了,时间在变,世界在变,可是丑小花没有变,它还是那么丑。这一年,花儿们都长大了,它们每天都会比美,丑小花也想去,可它会把别人吓跑的。早晨,玫瑰花打扮得十分漂亮,它今天穿了一身红舞裙;百合花穿了一身白色蕾丝裙;郁金香穿一身粉色鸡尾裙。每一朵花都十分漂亮。走之前,康乃馨对丑小花说:“在家好好待着,千万不要出去,否则,回来要你好看。”“放心吧,它长得那么丑,肯定会不好意思出去的。”蝴蝶兰冷嘲热讽的说道。

  暮色渐渐降临,花儿都回来了,今天可把它们累坏了。于是他们早早地睡了。只有丑小花心里难受极了,它来到了星空下。突然,听见一声叹气声。丑小花抬头看,原来是天上的一棵老星星,丑小花问道:“老爷爷,您为什么叹气啊!”老星星说:我快要死了

  ,可惜我在天上待了一辈子,还有看过开着的花,每当我来的时候,你们都收拢了花瓣,唉。”“老爷爷您先别着急,我一定会帮您完成这个心愿的,您放心,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回来。”于是丑小花去求玫瑰花,玫瑰花生气的说道:“我们明天还要竞美呢?现在要好好休息,你要是没事你去开给它看啊,反正它也不懂美。”“是啊是啊,你去吧,别来打扰我们了。”花儿们都抱怨的说道。丑小花失望的回来了,“对不起,老爷爷,我没有帮到您。”“没关系,好孩子,你开给爷爷看啊!”“可是,我很丑的。”丑小花说的很小声,小声得几乎自己都听不见了。“没关系,爷爷不会介意的。”丑小花渐渐的打开了花瓣。老星星说:“啊,这是我见过最好看的花。”说完。老星星死了,它变成了一颗流星,划过天空,落在了丑小花身上,丑小花变成了世界上最美的花。它不在叫丑小花,它现在叫流星花。它从不参加竞美,只因为它是流星花,只开给星星看的花。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spp90123

  在海的远处,水是那么蓝,像最美丽的矢车菊花瓣,同时又是那么清,像最明亮的玻璃。然而它是很深很深,深得任何锚链都达不到底。要想从海底一直达到水面,必须有许多许多教堂尖塔一个接着一个地联起来才成。海底的人就住在这下面。不过人们千万不要以为那儿只是一片铺满了白砂的海底。不是的,那儿生长着最奇异的树木和植物。它们的枝干和叶子是那么柔软,只要水轻微地流动一下,它们就摇动起来,好像它们是活着的东西。所有的大小鱼儿在这些枝子中间游来游去,像是天空的飞鸟。海里最深的地方是海王宫殿所在的处所。它的墙是用珊瑚砌成的,它那些尖顶的高窗子是用最亮的琥珀做成的;不过屋顶上却铺着黑色的蚌壳,它们随着水的流动可以

  自动地开合。这是怪好看的,国为每一颗蚌壳里面含有亮晶晶的珍珠。随便哪一颗珍珠都可以成为皇后帽子上最主要的装饰品。

  住在那底下的海王已经做了好多年的鳏夫,但是他有老母亲为他管理家务。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可是对于自己高贵的出身总是感到不可一世,因此她的尾巴上老戴着一打的牡蛎——其余的显贵只能每人戴上半打。除此以外,她是值得大大的称赞的,特别是因为她非常爱那些小小的海公主——她的一些孙女。她们是六个美丽的孩子,而她们之中,那个顶小的要算是最美丽的了。她的皮肤又光又嫩,像玫瑰的花瓣,她的眼睛是蔚蓝色的,像最深的湖水。不过,跟其他的公主一样,她没有腿:她身体的下部是一条

  她们可以把整个漫长的日子花费在皇宫里,在墙上生有鲜花的大厅里。那些琥珀镶

  的大窗子是开着的,鱼儿向着她们游来,正如我们打开窗子的时候,燕子会飞进来一样。

  不过鱼儿一直游向这些小小的公主,在她们的手里找东西吃,让她们来抚摸自己。

  宫殿外面有一个很大的花园,里边生长着许多火红和深蓝色的树木;树上的果子亮

  得像黄金,花朵开得像焚烧着的火,花枝和叶子在不停地摇动。地上全是最细的砂子,

  但是蓝得像硫黄发出的光焰。在那儿,处处都闪着一种奇异的、蓝色的光彩。你很容易

  以为你是高高地在空中而不是在海底,你的头上和脚下全是一片蓝天。当海是非常沉静

  在花园里,每一位小公主有自己的一小块地方,在那上面她可以随意栽种。有的把

  自己的花坛布置得像一条鲸鱼,有的觉得最好把自己的花坛布置得像一个小人鱼。可是

  最年幼的那位却把自己的花坛布置得圆圆的,像一轮太阳,同时她也只种像太阳一样红

  的花朵。她是一个古怪的孩子,不大爱讲话,总是静静地在想什么东西。当别的姊妹们

  用她们从沉船里所获得的最奇异的东西来装饰她们的花园的时候,她除了像高空的太阳

  一样艳红的花朵以外,只愿意有一个美丽的大理石像。这石像代表一个美丽的男子,它

  是用一块洁白的石头雕出来的,跟一条遭难的船一同沉到海底。她在这石像旁边种了一

  株像玫瑰花那样红的垂柳。这树长得非常茂盛。它新鲜的枝叶垂向这个石像、一直垂到

  那蓝色的砂底。它的倒影带有一种紫蓝的色调。像它的枝条一样,这影子也从不静止,

  她最大的愉快是听些关于上面人类的世界的故事。她的老祖母不得不把自己所有一

  切关于船只和城市、人类和动物的知识讲给她听。特别使她感到美好的一件事情是:地

  上的花儿能散发出香气来,而海底上的花儿却不能;地上的森林是绿色的,而且人们所

  看到的在树枝间游来游去的鱼儿会唱得那么清脆和好听,叫人感到愉快。老祖母所说的

  “鱼儿”事实上就是小鸟,但是假如她不这样讲的话,小公主就听不懂她的故事了,因

  “等你满了十五岁的时候,”老祖母说,“我就准许你浮到海面上去。那时你可以

  坐在月光底下的石头上面,看巨大的船只在你身边驶过去。你也可以看到树林和城市。”

  在这快要到来的一年,这些姊妹中有一位到了十五岁;可是其余的呢——晤,她们

  一个比一个小一岁。因此最年幼的那位公主还要足足地等五个年头才能够从海底浮上来,

  来看看我们的这个世界。不过每一位答应下一位说,她要把她第一天所看到和发现的东

  西讲给大家听,因为她们的祖母所讲的确是不太够——她们所希望了解的东西真不知有

  她们谁也没有像年幼的那位妹妹渴望得厉害,而她恰恰要等待得最久,同时她是那

  么地沉默和富于深思。不知有多少夜晚她站在开着的窗子旁边,透过深蓝色的水朝上面

  凝望,凝望着鱼儿挥动着它们的尾巴和翅。她还看到月亮和星星——当然,它们射出的

  光有些发淡,但是透过一层水,它们看起来要比在我们人眼中大得多。假如有一块类似

  黑云的东西在它们下面浮过去的话,她便知道这不是一条鲸鱼在她上面游过去,便是一

  条装载着许多旅客的船在开行。可是这些旅客们再也想像不到,他们下面有一位美丽的

  当她回来的时候,她有无数的事情要讲:不过她说,最美的事情是当海上风平浪静

  的时候,在月光底下躺在一个沙滩上面,紧贴着海岸凝望那大城市里亮得像无数星星似

  的灯光,静听音乐、闹声、以及马车和人的声音,观看教堂的圆塔和尖塔,倾听叮当的

  啊,最小的那位妹妹听得多么入神啊!当她晚间站在开着的窗子旁边、透过深蓝色

  的水朝上面望的时候,她就想起了那个大城市以及它里面熙熙攘攘的声音。于是她似乎

  第二年第二个姐姐得到许可,可以浮出水面,可以随便向什么地方游去。她跳出水

  面的时候,太阳刚刚下落;她觉得这景象真是美极了。她说,这时整个的天空看起来像

  一块黄金,而云块呢——唔,她真没有办法把它们的美形容出来!它们在她头上掠过,

  一忽儿红,一忽儿紫。不过,比它们飞得还要快的、像一片又自又长的面纱,是一群掠

  过水面的野天鹅。它们是飞向太阳,她也向太阳游去。可是太阳落了。一片玫瑰色的晚

  又过了一年,第三个姐姐浮上去了。她是她们中最大胆的一位,因此她游向一条流

  进海里的大河里去了。她看到一些美丽的青山,上面种满了一行一行的葡萄。宫殿和田

  庄在郁茂的树林中隐隐地露在外面;她听到各种鸟儿唱得多么美好,太阳照得多么暖和,

  她有时不得不沉入水里,好使得她灼热的面孔能够得到一点清凉。在一个小河湾里她碰

  到一群人间的小孩子;他们光着身子,在水里游来游去。她倒很想跟他们玩一会儿,可

  是他们吓了一跳,逃走了。于是一个小小的黑色动物走了过来——这是一条小狗,是她

  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小狗。它对她汪汪地叫得那么凶狠,弄得她害怕起来,赶快逃到大海

  里去。可是她永远忘记不了那壮丽的森林,那绿色的山,那些能够在水里游泳的可爱的

  第四个姐姐可不是那么大胆了。她停留在荒凉的大海上面。她说,最美的事儿就是

  停在海上:因为你可以从这儿向四周很远很远的地方望去,同时天空悬在上面像一个巨

  大的玻璃钟。她看到过船只,不过这些船只离她很远,看起来像一只海鸥。她看到过快

  乐的海豚翻着筋斗,庞大的鲸鱼从鼻孔里喷出水来,好像有无数的喷泉在围绕着它们一

  现在临到那第五个姐姐了。她的生日恰恰是在冬天,所以她能看到其他的姐姐们在

  第一次浮出海面时所没有看到过的东西。海染上了一片绿色,巨大的冰山在四周移动。

  她说每一座冰山看起来像一颗珠子,然而却比人类所建造的教堂塔还要大得多。它们以

  种种奇奇怪怪的形状出现;它们像钻石似的射出光彩。她曾经在一个最大的冰山上坐过,

  让海风吹着她细长的头发,所有的船只,绕过她坐着的那块地方,惊惶地远远避开。不

  过在黄昏的时分,天上忽然布起了一片乌云。电闪起来了,雷轰起未了。黑色的巨浪掀

  起整片整片的冰块,使它们在血红的雷电中闪着光。所有的船只都收下了帆,造成一种

  惊惶和恐怖的气氛,但是她却安静地坐在那浮动的冰山上,望着蓝色的网电,弯弯曲曲

  这些姊妹们中随便哪一位,只要是第一次升到海面上去,总是非常高兴地观看这些

  新鲜和美丽的东西。可是现在呢,她们已经是大女孩子了,可以随便浮近她们喜欢去的

  地方,因此这些东西就不再太引起她们的兴趣了。她们渴望回到家里来。一个来月以后,

  在黄昏的时候,这五个姊妹常常手挽着手地浮上来,在水面上排成一行。她们能唱

  出好听的歌声——比任何人类的声音还要美丽。当风暴快要到来、她们认为有些船只快

  要出事的时候,她们就浮到这些船的面前,唱起非常美丽的歌来,说是海底下是多么可

  爱,同时告诉这些水手不要害怕沉到海底;然而这些人却听不懂她们的歌词。他们以为

  这是巨风的声息。他们也想不到他们会在海底看到什么美好的东西,因为如果船沉了的

  有一天晚上,当姊妹们这么手挽着手地浮出海面的时候,最小的那位妹妹单独地呆

  在后面,瞧着她们。看样子她好像是想要哭一场似的,不过人鱼是没有眼泪的,因此她

  “啊,我多么希望我已经有十五岁啊!”她说。“我知道我将会喜欢上面的世界,

  “你知道,你现在可以离开我们的手了,”她的祖母老皇太后说。“来吧,让我把

  于是她在这小姑娘的头发上戴上一个百合花编的花环,不过这花的每一个花瓣是半

  颗珍珠。老太太又叫八个大牡蛎紧紧地附贴在公主的尾上,来表示她高贵的地位。

  哎,她倒真想能摆脱这些装饰品,把这沉重的花环扔向一边!她花园里的那些红花,

  她戴起来要适合得多,但是她不敢这样办。“再会吧!”她说。于是她轻盈和明朗得像

  当她把头伸出海面的时候,太阳已经下落了,可是所有的云块还是像玫瑰花和黄金

  似地发着光;同时,在这淡红的天上,大白星已经在美丽地、光亮地眨着眼睛。空气是

  温和的、新鲜的。海是非常平静,这儿停着一艘有三根桅杆的大船。船上只挂了一张帆,

  这儿有音乐,也有歌声。当黄昏逐渐变得阴暗的时候,各色各样的灯笼就一起亮起

  来了。它们看起来就好像飘在空中的世界各国的旗帜。小人鱼一直向船窗那儿游去。每

  次当海浪把她托起来的时候,她可以透过像镜子一样的窗玻璃,望见里面站着许多服装

  华丽的男子;但他们之中最美的一位是那有一对大黑眼珠的王子:无疑地,他的年纪还

  水手们在甲板上跳着舞。当王子走出来的时候,有一百多发火箭一齐向天空射出。

  天空被照得如同自昼,因此小人鱼非常惊恐起来,赶快沉到水底。可是不一会儿她文把

  头伸出来了——这时她觉得好像满天的星星都在向她落下,她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焰

  火。许多巨大的太阳在周围发出嘘嘘的响声,光耀夺目的大鱼在向蓝色的空中飞跃。这

  一切都映到这清明的、平静的海上。这船全身都被照得那么亮,连每根很小的绳子都可

  以看得出来,船上的人当然更可以看得清楚了。啊,这位年轻的王子是多么美丽啊!当

  夜已经很晚了,但是小人鱼没有办法把她的眼睛从这艘船和这位美丽的王子撇开。

  那些彩色的灯笼熄了,火箭不再向空中发射了,炮声也停止了。可是在海的深处起了一

  种嗡嗡和隆隆的声音。她坐在水上,一起一伏地漂着,所以她能看到船舱里的东西。可

  是船加快了速度:它的帆都先后张起来了。浪涛大起来了,沉重的乌云浮起来了,远处

  掣起闪电来了。啊,可怕的大风暴快要到来了!水手们因此都收下了帆。这条巨大的船

  在这狂暴的海上摇摇摆摆地向前急驶。浪涛像庞大的黑山似地高涨。它想要折断桅杆。

  可是这船像天鹅似的,一忽儿投进洪涛里面,一忽儿又在高大的浪头上抬起头来。

  小人鱼觉得这是一种很有趣的航行,可是水手们的看法却不是这样。这艘船现在发

  出碎裂的声音;它粗厚的板壁被袭来的海涛打弯了。船桅像芦苇似的在半中腰折断了。

  后来船开始倾斜,水向舱里冲了进来。这时小人鱼才知道他们遭遇到了危险。她也得当

  天空马上变得漆黑,她什么也看不见。不过当闪电掣起来的时候,天空又显得非常

  明亮,使她可以看出船上的每一个人。现在每个人在尽量为自己寻找生路。她特别注意

  那位王子。当这艘船裂开、向海的深处下沉的时候,她看到了他。她马上变得非常高兴

  起来,因为他现在要落到她这儿来了。可是她又记起人类是不能生活在水里的,他除非

  不成,决不能让他死去!所以她在那些漂着的船梁和木板之间游过去,一点也没有

  想到它们可能把她砸死。她深深地沉入水里,接着又在浪涛中高高地浮出来,最后她终

  于到达了那王子的身边,在这狂暴的海里,他决没有力量再浮起来。他的手臂和腿开始

  支持不住了。他美丽的眼睛已经闭起来了。要不是小人鱼及时赶来,他一定是会淹死的。

  天明时分,风暴已经过去了。那条船连一块碎片也没有。鲜红的太阳升起来了,在

  水上光耀地照着。它似乎在这位王子的脸上注入了生命。不过他的眼睛仍然是闭着的。

  小人鱼把他清秀的高额吻了一下,把他透湿的长发理向脑后。她觉得他的样子很像她在

  现在她看见她前面展开一片陆地和一群蔚蓝色的高山,山顶上闪耀着的白雪看起来

  像睡着的天鹅。沿着海岸是一片美丽的绿色树林,林子前面有一个教堂或是修道院——

  她不知道究竟叫做什么,反正总是一个建筑物罢了。它的花园里长着一些柠檬和橘子树,

  门前立着很高的棕榈。海在这儿形成一个小湾。水是非常平静的,但是从这儿一直到那

  积有许多细砂的石崖附近,都是很深的。她托着这位美丽的王子向那儿游去。她把他放

  钟声从那幢雄伟的白色建筑物中响起来了,有许多年轻女子穿过花园走出来。小人

  鱼远远地向海里游去,游到冒在海面上的几座大石头的后面。她用许多海水的泡沫盖住

  了她的头发和胸脯,好使得谁也看不见她小小的面孔。她在这儿凝望着,看有谁会来到

  不一会儿,一个年轻的女子走过来了。她似乎非常吃惊,不过时间不久,于是她找

  了许多人来。小人鱼看到王子渐渐地苏醒过来了,并且向周围的人发出微笑。可是他没

  有对她作出微笑的表情:当然,他一点也不知道救他的人就是她。她感到非常难过。因

  此当他被抬进那幢高大的房子里去的时候,她悲伤地跳进海里,回到她父亲的宫殿里去。

  她一直就是一个沉静和深思的孩子,现在她变得更是这样了。她的姐姐们都问她,

  有好多晚上和早晨,她浮出水面,向她曾经放下王子的那块地方游去。她看到那花

  园里的果子熟了,被摘下来了;她看到高山顶上的雪融化了;但是她看不见那个王子。

  所以她每次回到家来,总是更感到痛苦。她的唯一的安慰是坐在她的小花园里,用双手

  抱着与那位王子相似的美丽的大理石像。可是她再也不照料她的花儿了。这些花儿好像

  是生长在旷野中的东西,铺得满地都是:它们的长梗和叶子跟树枝交叉在一起,使这地

  最后她再也忍受不住了。不过只要她把她的心事告诉给一个姐姐,马上其余的人也

  就都知道了。但是除了她们和别的一两个人鱼以外(她们只把这秘密转告给自己几个知

  己的朋友),别的什么人也不知道。她们之中有一位知道那个王子是什么人。她也看到

  过那次在船上举行的庆祝。她知道这位王子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他的王国在什么地方。

  “来吧,小妹妹!”别的公主们说。她们彼此把手搭在肩上,一长排地升到海面,

  这宫殿是用一种发光的淡黄色石块建筑的,里面有许多宽大的大理石台阶——有一

  个台阶还一直伸到海里呢。华丽的、金色的圆塔从屋顶上伸向空中。在围绕着这整个建

  筑物的圆柱中间,立着许多大理石像。它们看起来像是活人一样。透过那些高大窗子的

  明亮玻璃,人们可以看到一些富丽堂皇的大厅,里面悬着贵重的丝窗帘和织锦,墙上装

  饰着大幅的图画——就是光看看这些东西也是一桩非常愉快的事情。在最大的一个厅堂

  中央,有一个巨大的喷泉在喷着水。水丝一直向上面的玻璃圆屋顶射去,而太阳又透过

  现在她知道王子住在什么地方。在这儿的水上她度过好几个黄昏和黑夜。她远远地

  向陆地游去,比任何别的姐姐敢去的地方还远。的确,她甚至游到那个狭小的河流里去,

  直到那个壮丽的大理石阳台下面——它长长的阴影倒映在水上。她在这儿坐着,瞧着那

  有好几个晚上,她看到他在音乐声中乘着那艘飘着许多旗帜的华丽的船。她从绿灯

  芯草中向上面偷望。当风吹起她银白色的长面罩的时候,如果有人看到的话,他们总以

  有好几个夜里,当渔夫们打着火把出海捕鱼的时候,她听到他们对于这位王子说了

  许多称赞的话语。她高兴起来,觉得当浪涛把他冲击得半死的时候,是她来救了他的生

  命;她记起他的头是怎样紧紧地躺在她的怀里,她是多么热情地吻着他。可是这些事儿

  她渐渐地开始爱起人类来,渐渐地开始盼望能够生活在他们中间。她觉得他们的世

  界比她的天地大得多。的确,他们能够乘船在海上行驶,能够爬上高耸入云的大山,同

  时他们的土地,连带着森林和田野,伸展开来,使得她望都望不尽。她希望知道的东西

  真是不少,可是她的姐姐们都不能回答她所有的问题。因此她只有问她的老祖母。她对

  于“上层世界”——这是她给海上国家所起的恰当的名字——的确知道得相当清楚。

  “如果人类不淹死的话,”小人鱼问,“他们会永远活下去么?他们会不会像我们

  “一点也不错,”老太太说,“他们也会死的,而且他们的生命甚至比我们的还要

  短促呢。我们可以活到三百岁,不过当我们在这儿的生命结束的时候,我们就变成了水

  上的泡沫。我们甚至连一座坟墓也不留给我们这儿心爱的人呢。我们没有一个不灭的灵

  魂。我们从来得不到一个死后的生命。我们像那绿色的海草一样,只要一割断了,就再

  也绿不起来!相反地,人类有一个灵魂;它永远活着,即使身体化为尘土,它仍是活着

  的。它升向晴朗的天空,一直升向那些闪耀着的星星!正如我们升到水面、看到人间的

  “为什么我们得不到一个不灭的灵魂呢?”小人鱼悲哀地问。“只要我能够变成人、

  可以进入天上的世界,哪怕在那儿只活一天,我都愿意放弃我在这儿所能活的几百岁的

  “你决不能起这种想头,”老太太说。“比起上面的人类来,我们在这儿的生活要

  “那么我就只有死去,变成泡沫在水上漂浮了。我将再也听不见浪涛的音乐,看不

  “没有!”老太太说。“只有当一个人爱你、把你当做比他父母还要亲切的人的时

  候:只有当他把他全部的思想和爱情都放在你身上的时候;只有当他让牧师把他的右手

  放在你的手里、答应现在和将来永远对你忠诚的时候,他的灵魂才会转移到你的身上去,

  而你就会得到一份人类的快乐。他就会分给你一个灵魂,而同时他自己的灵魂又能保持

  不灭。但是这类的事情是从来不会有的!我们在这儿海底所认为美丽的东西——你的那

  条鱼尾——他们在陆地上却认为非常难看:他们不知道什么叫做美丑。在他们那儿,一

  “我们放快乐些吧!”老太太说。“在我们能活着的这三百年中,让我们跳和舞吧。

  这究竟是一段相当长的时间,以后我们也可以在我们的坟墓里①愉快地休息了。今晚我

  那真是一个壮丽的场面,人们在陆地上是从来不会看见的。这个宽广的跳舞厅里的

  墙壁和天花板是用厚而透明的玻璃砌成的。成千成百草绿色和粉红色的巨型贝壳一排一

  排地立在四边;它们里面燃着蓝色的火焰,照亮整个的舞厅,照透了墙壁,因而也照明

  了外面的海。人们可以看到无数的大小鱼群向这座水晶官里游来,有的鳞上发着紫色的

  光,有的亮起来像白银和金子。一股宽大的激流穿过舞厅的中央,海里的男人和女人,

  唱着美丽的歌,就在这激流上跳舞,这样优美的歌声,住在陆地上的人们是唱不出来的。

  coc1①上回说人鱼死后变成海上的泡沫,这儿却说人鱼死后在坟墓里休息。大概作者写

  在这些人中间,小人鱼唱得最美。大家为她鼓掌;她心中有好一会儿感到非常快乐,

  因为她知道,在陆地上和海里只有她的声音最美。不过她马上又想起上面的那个世界。

  她忘不了那个美貌的王子,也忘不了她因为没有他那样不灭的灵魂而引起的悲愁。因此

  她偷偷地走出她父亲的宫殿:当里面正是充满了歌声和快乐的时候,她却悲哀地坐在她的小花园里。忽然她听到一个号角声从水上传来。她想:“他一定是在上面行船了:他——我爱他胜过我的爸爸和妈妈;他——我时时刻刻在想念他;我把我一生的幸福放在他的手里。我要牺牲一切来争取他和一个不灭的灵魂。当现在我的姐姐们正在父亲的官殿里跳舞的时候,我要去拜访那位海的巫婆。我一直是非常害怕她的,但是她也许能教给我一些办法和帮助我吧。”

  小人鱼于是走出了花园,向一个掀起泡沫的漩涡走去——巫婆就住在它的后面。她以前从来没有走过这条路。这儿没有花,也没有海草,只有光溜溜的一片灰色沙底,向漩涡那儿伸去。水在这儿像一架喧闹的水车似地漩转着,把它所碰到的东西部转到水底去。要到达巫婆所住的地区,她必须走过这急转的漩涡。有好长一段路程需要通过一条冒着热泡的泥地:巫婆把这地方叫做她的泥煤田。在这后面有一个可怕的森林,她的房子就在里面,所有的树和

  灌木林全是些珊瑚虫——一种半植物和半动物的东西,它们看起来很像地里冒出来的多头蛇。它们的枝桠全是长长的、粘糊糊的手臂,它们的手指全是像蠕虫一样柔软。它们从根到顶都是一节一节地在颤动。它们紧紧地盘住它们在海里所能抓得到的东西,一点也不放松。小人鱼在这森林面前停下步子,非常惊慌。她的心害怕得跳起来,她几乎想转身回去。但是当她一想起那位王子和人的灵魂的时候,她就又有了勇气。她把她飘动着的长头发牢牢地缠在她的头上,好使珊瑚虫抓不住她。她把双手紧紧地贴在胸前,于是她像水里跳着的鱼儿似的,在这些丑恶的珊瑚虫中间,向前跳走,而这些珊瑚虫只有在她后面挥舞着它们柔软的长臂和手指。她看到它们每一个都抓住了一件什么东西,无数的小手臂盘住它,像坚固的铁环一样。那些在海里淹死和沉到海底下的人们,在这些珊瑚虫的手臂里,露出白色的骸骨。它们紧紧地抱着船舵和箱子,抱着陆上动物的骸骨,还抱着一个被它们抓住和勒死了的小人鱼——这对于她说来,是一件最可怕的事情。现在她来到了森林中一块粘糊糊的空地。这儿又大又肥的水蛇在翻动着,露出它们淡黄色的、奇丑的肚皮。在这块地中央有一幢用死人的白骨砌成的房子。海的巫婆就正坐在这儿,用她的嘴喂一只癫蛤蟆,正如我们人用糖喂一只小金丝雀一样。她把那些奇丑的、肥胖的水蛇叫做她的小鸡,同时让它们在她肥大的、松软的胸口上爬来爬去。

  “我知道你是来求什么的,”海的巫婆说。“你是一个傻东西!不过,我美丽的公主,我还是会让你达到你的目的,因为这件事将会给你一个悲惨的结局。你想要去掉你的鱼尾,生出两根支柱,好叫你像人类一样能够行路。你想要叫那个王子爱上你,使你能得到他,因而也得到一个不灭的灵魂。”这时巫婆便可憎地大笑了一通,癫蛤蟆和水蛇都滚到地上来,在周围爬来爬去。“你来得正是时候,”巫婆说。“明天太阳出来以后,我就没有办法帮助你了,只有等待一年再说。我可以煎一?

  本回答被提问者采纳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1247853836

  在海的远处,水是那么蓝,像最美丽的矢车菊花瓣,同时又是那么清,像最明亮的玻璃。然而它是很深很深,深得任何锚链都达不到底。要想从海底一直达到水面,必须有许多许多教堂尖塔一个接着一个地联起来才成。海底的人就住在这下面。不过人们千万不要以为那儿只是

  一片铺满了白砂的海底。不是的,那儿生长着最奇异的树木和植物。它们的枝干和叶子是那么柔软,只要水轻微地流动一下,它们就摇动起来,好像它们是活着的东西。所有的大小鱼儿在这些枝子中间游来游去,像是天空的飞鸟。海里最深的地方是海王宫殿所在的处所。它的墙是用珊瑚砌成的,它那些尖顶的高窗子是用最亮的琥珀做成的;不过屋顶上却铺着黑色的蚌壳,它们随着水的流动可以自动地开合。这是怪好看的,国为每一颗蚌壳里面含有亮晶晶的珍珠。随便哪一颗珍珠都可以成为皇后帽子上最主要的装饰品。住在那底下的海王已经做了好多年的鳏夫,但是他有老母亲为他管理家务。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可是对于自己高贵的出身总是感到不可一世,因此她的尾巴上老戴着一打的牡蛎——其余的显贵只能每人戴上半打。除此以外,她是值得大大的称赞的,特别是因为她非常爱那些小小的海公主——她的一些孙女。她们是六个美丽的孩子,而她们之中,那个顶小的要算是最美丽的了。她的皮肤又光又嫩,像玫瑰的花瓣,她的眼睛是蔚蓝色的,像最深的湖水。不过,跟其他的公主一样,她没有腿:她身体的下部是一条

  她们可以把整个漫长的日子花费在皇宫里,在墙上生有鲜花的大厅里。那些琥珀镶

  的大窗子是开着的,鱼儿向着她们游来,正如我们打开窗子的时候,燕子会飞进来一样。

  不过鱼儿一直游向这些小小的公主,在她们的手里找东西吃,让她们来抚摸自己。

  宫殿外面有一个很大的花园,里边生长着许多火红和深蓝色的树木;树上的果子亮

  得像黄金,花朵开得像焚烧着的火,花枝和叶子在不停地摇动。地上全是最细的砂子,

  但是蓝得像硫黄发出的光焰。在那儿,处处都闪着一种奇异的、蓝色的光彩。你很容易

  以为你是高高地在空中而不是在海底,你的头上和脚下全是一片蓝天。当海是非常沉静

  在花园里,每一位小公主有自己的一小块地方,在那上面她可以随意栽种。有的把

  自己的花坛布置得像一条鲸鱼,有的觉得最好把自己的花坛布置得像一个小人鱼。可是

  最年幼的那位却把自己的花坛布置得圆圆的,像一轮太阳,同时她也只种像太阳一样红

  的花朵。她是一个古怪的孩子,不大爱讲话,总是静静地在想什么东西。当别的姊妹们

  用她们从沉船里所获得的最奇异的东西来装饰她们的花园的时候,她除了像高空的太阳

  一样艳红的花朵以外,只愿意有一个美丽的大理石像。这石像代表一个美丽的男子,它

  是用一块洁白的石头雕出来的,跟一条遭难的船一同沉到海底。她在这石像旁边种了一

  株像玫瑰花那样红的垂柳。这树长得非常茂盛。它新鲜的枝叶垂向这个石像、一直垂到

  那蓝色的砂底。它的倒影带有一种紫蓝的色调。像它的枝条一样,这影子也从不静止,

  她最大的愉快是听些关于上面人类的世界的故事。她的老祖母不得不把自己所有一

  切关于船只和城市、人类和动物的知识讲给她听。特别使她感到美好的一件事情是:地

  上的花儿能散发出香气来,而海底上的花儿却不能;地上的森林是绿色的,而且人们所

  看到的在树枝间游来游去的鱼儿会唱得那么清脆和好听,叫人感到愉快。老祖母所说的

  “鱼儿”事实上就是小鸟,但是假如她不这样讲的话,小公主就听不懂她的故事了,因

  “等你满了十五岁的时候,”老祖母说,“我就准许你浮到海面上去。那时你可以

  坐在月光底下的石头上面,看巨大的船只在你身边驶过去。你也可以看到树林和城市。”

  在这快要到来的一年,这些姊妹中有一位到了十五岁;可是其余的呢——晤,她们

  一个比一个小一岁。因此最年幼的那位公主还要足足地等五个年头才能够从海底浮上来,

  来看看我们的这个世界。不过每一位答应下一位说,她要把她第一天所看到和发现的东

  西讲给大家听,因为她们的祖母所讲的确是不太够——她们所希望了解的东西真不知有

  她们谁也没有像年幼的那位妹妹渴望得厉害,而她恰恰要等待得最久,同时她是那

  么地沉默和富于深思。不知有多少夜晚她站在开着的窗子旁边,透过深蓝色的水朝上面

  凝望,凝望着鱼儿挥动着它们的尾巴和翅。她还看到月亮和星星——当然,它们射出的

  光有些发淡,但是透过一层水,它们看起来要比在我们人眼中大得多。假如有一块类似

  黑云的东西在它们下面浮过去的话,她便知道这不是一条鲸鱼在她上面游过去,便是一

  条装载着许多旅客的船在开行。可是这些旅客们再也想像不到,他们下面有一位美丽的

  当她回来的时候,她有无数的事情要讲:不过她说,最美的事情是当海上风平浪静

  的时候,在月光底下躺在一个沙滩上面,紧贴着海岸凝望那大城市里亮得像无数星星似

  的灯光,静听音乐、闹声、以及马车和人的声音,观看教堂的圆塔和尖塔,倾听叮当的

  啊,最小的那位妹妹听得多么入神啊!当她晚间站在开着的窗子旁边、透过深蓝色

  的水朝上面望的时候,她就想起了那个大城市以及它里面熙熙攘攘的声音。于是她似乎

  第二年第二个姐姐得到许可,可以浮出水面,可以随便向什么地方游去。她跳出水

  面的时候,太阳刚刚下落;她觉得这景象真是美极了。她说,这时整个的天空看起来像

  在海的远处,水是那么蓝,像最美丽的矢车菊花瓣,同时又是那么清,像最明亮的玻璃。然而它是很深很深,深得任何锚链都达不到底。要想从海底一直达到水面,必须有许多许多教堂尖塔一个接着一个地联起来才成。海底的人就住在这e799bee5baa6e997aee7ad1

  下面。不过人们千万不要以为那儿只是一片铺满了白砂的海底。不是的,那儿生长着最奇异的树木和植物。它们的枝干和叶子是那么柔软,只要水轻微地流动一下,它们就摇动起来,好像它们是活着的东西。所有的大小鱼儿在这些枝子中间游来游去,像是天空的飞鸟。海里最深的地方是海王宫殿所在的处所。它的墙是用珊瑚砌成的,它那些尖顶的高窗子是用最亮的琥珀做成的;不过屋顶上却铺着黑色的蚌壳,它们随着水的流动可以自动地开合。这是怪好看的,国为每一颗蚌壳里面含有亮晶晶的珍珠。随便哪一颗珍珠都可以成为皇后帽子上最主要的装饰品。

  住在那底下的海王已经做了好多年的鳏夫,但是他有老母亲为他管理家务。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可是对于自己高贵的出身总是感到不可一世,因此她的尾巴上老戴着一打的牡蛎——其余的显贵只能每人戴上半打。除此以外,她是值得大大的称赞的,特别是因为她非常爱那些小小的海公主——她的一些孙女。她们是六个美丽的孩子,而她们之中,那个顶小的要算是最美丽的了。她的皮肤又光又嫩,像玫瑰的花瓣,她的眼睛是蔚蓝色的,像最深的湖水。不过,跟其他的公主一样,她没有腿:她身体的下部是一条

  她们可以把整个漫长的日子花费在皇宫里,在墙上生有鲜花的大厅里。那些琥珀镶

  的大窗子是开着的,鱼儿向着她们游来,正如我们打开窗子的时候,燕子会飞进来一样。

  不过鱼儿一直游向这些小小的公主,在她们的手里找东西吃,让她们来抚摸自己。

  宫殿外面有一个很大的花园,里边生长着许多火红和深蓝色的树木;树上的果子亮

  得像黄金,花朵开得像焚烧着的火,花枝和叶子在不停地摇动。地上全是最细的砂子,

  但是蓝得像硫黄发出的光焰。在那儿,处处都闪着一种奇异的、蓝色的光彩。你很容易

  以为你是高高地在空中而不是在海底,你的头上和脚下全是一片蓝天。当海是非常沉静

  在花园里,每一位小公主有自己的一小块地方,在那上面她可以随意栽种。有的把

  自己的花坛布置得像一条鲸鱼,有的觉得最好把自己的花坛布置得像一个小人鱼。可是

  最年幼的那位却把自己的花坛布置得圆圆的,像一轮太阳,同时她也只种像太阳一样红

  的花朵。她是一个古怪的孩子,不大爱讲话,总是静静地在想什么东西。当别的姊妹们

  用她们从沉船里所获得的最奇异的东西来装饰她们的花园的时候,她除了像高空的太阳

  一样艳红的花朵以外,只愿意有一个美丽的大理石像。这石像代表一个美丽的男子,它

  是用一块洁白的石头雕出来的,跟一条遭难的船一同沉到海底。她在这石像旁边种了一

  株像玫瑰花那样红的垂柳。这树长得非常茂盛。它新鲜的枝叶垂向这个石像、一直垂到

  那蓝色的砂底。它的倒影带有一种紫蓝的色调。像它的枝条一样,这影子也从不静止,

  她最大的愉快是听些关于上面人类的世界的故事。她的老祖母不得不把自己所有一

  切关于船只和城市、人类和动物的知识讲给她听。特别使她感到美好的一件事情是:地

  上的花儿能散发出香气来,而海底上的花儿却不能;地上的森林是绿色的,而且人们所

  看到的在树枝间游来游去的鱼儿会唱得那么清脆和好听,叫人感到愉快。老祖母所说的

  “鱼儿”事实上就是小鸟,但是假如她不这样讲的话,小公主就听不懂她的故事了,因

  “等你满了十五岁的时候,”老祖母说,“我就准许你浮到海面上去。那时你可以

  坐在月光底下的石头上面,看巨大的船只在你身边驶过去。你也可以看到树林和城市。”

  在这快要到来的一年,这些姊妹中有一位到了十五岁;可是其余的呢——晤,她们

  一个比一个小一岁。因此最年幼的那位公主还要足足地等五个年头才能够从海底浮上来,

  来看看我们的这个世界。不过每一位答应下一位说,她要把她第一天所看到和发现的东

  西讲给大家听,因为她们的祖母所讲的确是不太够——她们所希望了解的东西真不知有

  她们谁也没有像年幼的那位妹妹渴望得厉害,而她恰恰要等待得最久,同时她是那

  么地沉默和富于深思。不知有多少夜晚她站在开着的窗子旁边,透过深蓝色的水朝上面

  凝望,凝望着鱼儿挥动着它们的尾巴和翅。她还看到月亮和星星——当然,它们射出的

  光有些发淡,但是透过一层水,它们看起来要比在我们人眼中大得多。假如有一块类似

  黑云的东西在它们下面浮过去的话,她便知道这不是一条鲸鱼在她上面游过去,便是一

  条装载着许多旅客的船在开行。可是这些旅客们再也想像不到,他们下面有一位美丽的

  当她回来的时候,她有无数的事情要讲:不过她说,最美的事情是当海上风平浪静

  的时候,在月光底下躺在一个沙滩上面,紧贴着海岸凝望那大城市里亮得像无数星星似

  的灯光,静听音乐、闹声、以及马车和人的声音,观看教堂的圆塔和尖塔,倾听叮当的

  啊,最小的那位妹妹听得多么入神啊!当她晚间站在开着的窗子旁边、透过深蓝色

  的水朝上面望的时候,她就想起了那个大城市以及它里面熙熙攘攘的声音。于是她似乎

  第二年第二个姐姐得到许可,可以浮出水面,可以随便向什么地方游去。她跳出水

  面的时候,太阳刚刚下落;她觉得这景象真是美极了。她说,这时整个的天空看起来像

  一块黄金,而云块呢——唔,她真没有办法把它们的美形容出来!它们在她头上掠过,

  一忽儿红,一忽儿紫。不过,比它们飞得还要快的、像一片又自又长的面纱,是一群掠

  过水面的野天鹅。它们是飞向太阳,她也向太阳游去。可是太阳落了。一片玫瑰色的晚

  又过了一年,第三个姐姐浮上去了。她是她们中最大胆的一位,因此她游向一条流

  进海里的大河里去了。她看到一些美丽的青山,上面种满了一行一行的葡萄。宫殿和田

  庄在郁茂的树林中隐隐地露在外面;她听到各种鸟儿唱得多么美好,太阳照得多么暖和,

  她有时不得不沉入水里,好使得她灼热的面孔能够得到一点清凉。在一个小河湾里她碰

  到一群人间的小孩子;他们光着身子,在水里游来游去。她倒很想跟他们玩一会儿,可

  是他们吓了一跳,逃走了。于是一个小小的黑色动物走了过来——这是一条小狗,是她

  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小狗。它对她汪汪地叫得那么凶狠,弄得她害怕起来,赶快逃到大海

  里去。可是她永远忘记不了那壮丽的森林,那绿色的山,那些能够在水里游泳的可爱的

  第四个姐姐可不是那么大胆了。她停留在荒凉的大海上面。她说,最美的事儿就是

  停在海上:因为你可以从这儿向四周很远很远的地方望去,同时天空悬在上面像一个巨

  大的玻璃钟。她看到过船只,不过这些船只离她很远,看起来像一只海鸥。她看到过快

  乐的海豚翻着筋斗,庞大的鲸鱼从鼻孔里喷出水来,好像有无数的喷泉在围绕着它们一

  现在临到那第五个姐姐了。她的生日恰恰是在冬天,所以她能看到其他的姐姐们在

  第一次浮出海面时所没有看到过的东西。海染上了一片绿色,巨大的冰山在四周移动。

  她说每一座冰山看起来像一颗珠子,然而却比人类所建造的教堂塔还要大得多。它们以

  种种奇奇怪怪的形状出现;它们像钻石似的射出光彩。她曾经在一个最大的冰山上坐过,

  让海风吹着她细长的头发,所有的船只,绕过她坐着的那块地方,惊惶地远远避开。不

  过在黄昏的时分,天上忽然布起了一片乌云。电闪起来了,雷轰起未了。黑色的巨浪掀

  起整片整片的冰块,使它们在血红的雷电中闪着光。所有的船只都收下了帆,造成一种

  惊惶和恐怖的气氛,但是她却安静地坐在那浮动的冰山上,望着蓝色的网电,弯弯曲曲

  这些姊妹们中随便哪一位,只要是第一次升到海面上去,总是非常高兴地观看这些

  新鲜和美丽的东西。可是现在呢,她们已经是大女孩子了,可以随便浮近她们喜欢去的

  地方,因此这些东西就不再太引起她们的兴趣了。她们渴望回到家里来。一个来月以后,

  在黄昏的时候,这五个姊妹常常手挽着手地浮上来,在水面上排成一行。她们能唱

  出好听的歌声——比任何人类的声音还要美丽。当风暴快要到来、她们认为有些船只快

  要出事的时候,她们就浮到这些船的面前,唱起非常美丽的歌来,说是海底下是多么可

  爱,同时告诉这些水手不要害怕沉到海底;然而这些人却听不懂她们的歌词。他们以为

  这是巨风的声息。他们也想不到他们会在海底看到什么美好的东西,因为如果船沉了的

  有一天晚上,当姊妹们这么手挽着手地浮出海面的时候,最小的那位妹妹单独地呆

  在后面,瞧着她们。看样子她好像是想要哭一场似的,不过人鱼是没有眼泪的,因此她

  “啊,我多么希望我已经有十五岁啊!”她说。“我知道我将会喜欢上面的世界,

  “你知道,你现在可以离开我们的手了,”她的祖母老皇太后说。“来吧,让我把

  于是她在这小姑娘的头发上戴上一个百合花编的花环,不过这花的每一个花瓣是半

  颗珍珠。老太太又叫八个大牡蛎紧紧地附贴在公主的尾上,来表示她高贵的地位。

  哎,她倒真想能摆脱这些装饰品,把这沉重的花环扔向一边!她花园里的那些红花,

  她戴起来要适合得多,但是她不敢这样办。“再会吧!”她说。于是她轻盈和明朗得像

  当她把头伸出海面的时候,太阳已经下落了,可是所有的云块还是像玫瑰花和黄金

  似地发着光;同时,在这淡红的天上,大白星已经在美丽地、光亮地眨着眼睛。空气是

  温和的、新鲜的。海是非常平静,这儿停着一艘有三根桅杆的大船。船上只挂了一张帆,

  这儿有音乐,也有歌声。当黄昏逐渐变得阴暗的时候,各色各样的灯笼就一起亮起

  来了。它们看起来就好像飘在空中的世界各国的旗帜。小人鱼一直向船窗那儿游去。每

  次当海浪把她托起来的时候,她可以透过像镜子一样的窗玻璃,望见里面站着许多服装

  华丽的男子;但他们之中最美的一位是那有一对大黑眼珠的王子:无疑地,他的年纪还

  水手们在甲板上跳着舞。当王子走出来的时候,有一百多发火箭一齐向天空射出。

  天空被照得如同自昼,因此小人鱼非常惊恐起来,赶快沉到水底。可是不一会儿她文把

  头伸出来了——这时她觉得好像满天的星星都在向她落下,她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焰

  火。许多巨大的太阳在周围发出嘘嘘的响声,光耀夺目的大鱼在向蓝色的空中飞跃。这

  一切都映到这清明的、平静的海上。这船全身都被照得那么亮,连每根很小的绳子都可

  以看得出来,船上的人当然更可以看得清楚了。啊,这位年轻的王子是多么美丽啊!当

  夜已经很晚了,但是小人鱼没有办法把她的眼睛从这艘船和这位美丽的王子撇开。

  那些彩色的灯笼熄了,火箭不再向空中发射了,炮声也停止了。可是在海的深处起了一

  种嗡嗡和隆隆的声音。她坐在水上,一起一伏地漂着,所以她能看到船舱里的东西。可

  是船加快了速度:它的帆都先后张起来了。浪涛大起来了,沉重的乌云浮起来了,远处

  掣起闪电来了。啊,可怕的大风暴快要到来了!水手们因此都收下了帆。这条巨大的船

  在这狂暴的海上摇摇摆摆地向前急驶。浪涛像庞大的黑山似地高涨。它想要折断桅杆。

  可是这船像天鹅似的,一忽儿投进洪涛里面,一忽儿又在高大的浪头上抬起头来。

  小人鱼觉得这是一种很有趣的航行,可是水手们的看法却不是这样。这艘船现在发

  出碎裂的声音;它粗厚的板壁被袭来的海涛打弯了。船桅像芦苇似的在半中腰折断了。

  后来船开始倾斜,水向舱里冲了进来。这时小人鱼才知道他们遭遇到了危险。她也得当

  天空马上变得漆黑,她什么也看不见。不过当闪电掣起来的时候,天空又显得非常

  明亮,使她可以看出船上的每一个人。现在每个人在尽量为自己寻找生路。她特别注意

  那位王子。当这艘船裂开、向海的深处下沉的时候,她看到了他。她马上变得非常高兴

  起来,因为他现在要落到她这儿来了。可是她又记起人类是不能生活在水里的,他除非

  不成,决不能让他死去!所以她在那些漂着的船梁和木板之间游过去,一点也没有

  想到它们可能把她砸死。她深深地沉入水里,接着又在浪涛中高高地浮出来,最后她终

  于到达了那王子的身边,在这狂暴的海里,他决没有力量再浮起来。他的手臂和腿开始

  支持不住了。他美丽的眼睛已经闭起来了。要不是小人鱼及时赶来,他一定是会淹死的。

  天明时分,风暴已经过去了。那条船连一块碎片也没有。鲜红的太阳升起来了,在

  水上光耀地照着。它似乎在这位王子的脸上注入了生命。不过他的眼睛仍然是闭着的。

  小人鱼把他清秀的高额吻了一下,把他透湿的长发理向脑后。她觉得他的样子很像她在

  现在她看见她前面展开一片陆地和一群蔚蓝色的高山,山顶上闪耀着的白雪看起来

  像睡着的天鹅。沿着海岸是一片美丽的绿色树林,林子前面有一个教堂或是修道院——

  她不知道究竟叫做什么,反正总是一个建筑物罢了。它的花园里长着一些柠檬和橘子树,

  门前立着很高的棕榈。海在这儿形成一个小湾。水是非常平静的,但是从这儿一直到那

  积有许多细砂的石崖附近,都是很深的。她托着这位美丽的王子向那儿游去。她把他放

  钟声从那幢雄伟的白色建筑物中响起来了,有许多年轻女子穿过花园走出来。小人

  鱼远远地向海里游去,游到冒在海面上的几座大石头的后面。她用许多海水的泡沫盖住

  了她的头发和胸脯,好使得谁也看不见她小小的面孔。她在这儿凝望着,看有谁会来到

  不一会儿,一个年轻的女子走过来了。她似乎非常吃惊,不过时间不久,于是她找

  了许多人来。小人鱼看到王子渐渐地苏醒过来了,并且向周围的人发出微笑。可是他没

  有对她作出微笑的表情:当然,他一点也不知道救他的人就是她。她感到非常难过。因

  此当他被抬进那幢高大的房子里去的时候,她悲伤地跳进海里,回到她父亲的宫殿里去。

  她一直就是一个沉静和深思的孩子,现在她变得更是这样了。她的姐姐们都问她,

  有好多晚上和早晨,她浮出水面,向她曾经放下王子的那块地方游去。她看到那花

  园里的果子熟了,被摘下来了;她看到高山顶上的雪融化了;但是她看不见那个王子。

  所以她每次回到家来,总是更感到痛苦。她的唯一的安慰是坐在她的小花园里,用双手

  抱着与那位王子相似的美丽的大理石像。可是她再也不照料她的花儿了。这些花儿好像

  是生长在旷野中的东西,铺得满地都是:它们的长梗和叶子跟树枝交叉在一起,使这地

  最后她再也忍受不住了。不过只要她把她的心事告诉给一个姐姐,马上其余的人也

  就都知道了。但是除了她们和别的一两个人鱼以外(她们只把这秘密转告给自己几个知

  己的朋友),别的什么人也不知道。她们之中有一位知道那个王子是什么人。她也看到

  过那次在船上举行的庆祝。她知道这位王子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他的王国在什么地方。

  “来吧,小妹妹!”别的公主们说。她们彼此把手搭在肩上,一长排地升到海面,

  这宫殿是用一种发光的淡黄色石块建筑的,里面有许多宽大的大理石台阶——有一

  个台阶还一直伸到海里呢。华丽的、金色的圆塔从屋顶上伸向空中。在围绕着这整个建

  筑物的圆柱中间,立着许多大理石像。它们看起来像是活人一样。透过那些高大窗子的

  明亮玻璃,人们可以看到一些富丽堂皇的大厅,里面悬着贵重的丝窗帘和织锦,墙上装

  饰着大幅的图画——就是光看看这些东西也是一桩非常愉快的事情。在最大的一个厅堂

  中央,有一个巨大的喷泉在喷着水。水丝一直向上面的玻璃圆屋顶射去,而太阳又透过

  现在她知道王子住在什么地方。在这儿的水上她度过好几个黄昏和黑夜。她远远地

  向陆地游去,比任何别的姐姐敢去的地方还远。的确,她甚至游到那个狭小的河流里去,

  直到那个壮丽的大理石阳台下面——它长长的阴影倒映在水上。她在这儿坐着,瞧着那

  有好几个晚上,她看到他在音乐声中乘着那艘飘着许多旗帜的华丽的船。她从绿灯

  芯草中向上面偷望。当风吹起她银白色的长面罩的时候,如果有人看到的话,他们总以

  有好几个夜里,当渔夫们打着火把出海捕鱼的时候,她听到他们对于这位王子说了

  许多称赞的话语。她高兴起来,觉得当浪涛把他冲击得半死的时候,是她来救了他的生

  命;她记起他的头是怎样紧紧地躺在她的怀里,她是多么热情地吻着他。可是这些事儿

  她渐渐地开始爱起人类来,渐渐地开始盼望能够生活在他们中间。她觉得他们的世

  界比她的天地大得多。的确,他们能够乘船在海上行驶,能够爬上高耸入云的大山,同

  时他们的土地,连带着森林和田野,伸展开来,使得她望都望不尽。她希望知道的东西

  真是不少,可是她的姐姐们都不能回答她所有的问题。因此她只有问她的老祖母。她对

  于“上层世界”——这是她给海上国家所起的恰当的名字——的确知道得相当清楚。

  “如果人类不淹死的话,”小人鱼问,“他们会永远活下去么?他们会不会像我们

  “一点也不错,”老太太说,“他们也会死的,而且他们的生命甚至比我们的还要

  短促呢。我们可以活到三百岁,不过当我们在这儿的生命结束的时候,我们就变成了水

  上的泡沫。我们甚至连一座坟墓也不留给我们这儿心爱的人呢。我们没有一个不灭的灵

  魂。我们从来得不到一个死后的生命。我们像那绿色的海草一样,只要一割断了,就再

  也绿不起来!相反地,人类有一个灵魂;它永远活着,即使身体化为尘土,它仍是活着

  的。它升向晴朗的天空,一直升向那些闪耀着的星星!正如我们升到水面、看到人间的

  “为什么我们得不到一个不灭的灵魂呢?”小人鱼悲哀地问。“只要我能够变成人、

  可以进入天上的世界,哪怕在那儿只活一天,我都愿意放弃我在这儿所能活的几百岁的

  “你决不能起这种想头,”老太太说。“比起上面的人类来,我们在这儿的生活要

  “那么我就只有死去,变成泡沫在水上漂浮了。我将再也听不见浪涛的音乐,看不

  “没有!”老太太说。“只有当一个人爱你、把你当做比他父母还要亲切的人的时

  候:只有当他把他全部的思想和爱情都放在你身上的时候;只有当他让牧师把他的右手

  放在你的手里、答应现在和将来永远对你忠诚的时候,他的灵魂才会转移到你的身上去,

  而你就会得到一份人类的快乐。他就会分给你一个灵魂,而同时他自己的灵魂又能保持

  不灭。但是这类的事情是从来不会有的!我们在这儿海底所认为美丽的东西——你的那

  条鱼尾——他们在陆地上却认为非常难看:他们不知道什么叫做美丑。在他们那儿,一

  “我们放快乐些吧!”老太太说。“在我们能活着的这三百年中,让我们跳和舞吧。

  这究竟是一段相当长的时间,以后我们也可以在我们的坟墓里①愉快地休息了。今晚我

  那真是一个壮丽的场面,人们在陆地上是从来不会看见的。这个宽广的跳舞厅里的

  墙壁和天花板是用厚而透明的玻璃砌成的。成千成百草绿色和粉红色的巨型贝壳一排一

  排地立在四边;它们里面燃着蓝色的火焰,照亮整个的舞厅,照透了墙壁,因而也照明

  了外面的海。人们可以看到无数的大小鱼群向这座水晶官里游来,有的鳞上发着紫色的

  光,有的亮起来像白银和金子。一股宽大的激流穿过舞厅的中央,海里的男人和女人,

  唱着美丽的歌,就在这激流上跳舞,这样优美的歌声,住在陆地上的人们是唱不出来的。

  coc1①上回说人鱼死后变成海上的泡沫,这儿却说人鱼死后在坟墓里休息。大概作者写

  在这些人中间,小人鱼唱得最美。大家为她鼓掌;她心中有好一会儿感到非常快乐,

  因为她知道,在陆地上和海里只有她的声音最美。不过她马上又想起上面的那个世界。

  她忘不了那个美貌的王子,也忘不了她因为没有他那样不灭的灵魂而引起的悲愁。因此

  她偷偷地走出她父亲的宫殿:当里面正是充满了歌声和快乐的时候,她却悲哀地坐在她的小花园里。忽然她听到一个号角声从水上传来。她想:“他一定是在上面行船了:他——我爱他胜过我的爸爸和妈妈;他——我时时刻刻在想念他;我把我一生的幸福放在他的手里。我要牺牲一切来争取他和一个不灭的灵魂。当现在我的姐姐们正在父亲的官殿里跳舞的时候,我要去拜访那位海的巫婆。我一直是非常害怕她的,但是她也许能教给我一些办法和帮助我吧。”

  小人鱼于是走出了花园,向一个掀起泡沫的漩涡走去——巫婆就住在它的后面。她以前从来没有走过这条路。这儿没有花,也没有海草,只有光溜溜的一片灰色沙底,向漩涡那儿伸去。水在这儿像一架喧闹的水车似地漩转着,把它所碰到的东西部转到水底去。要到达巫婆所住的地区,她必须走过这急转的漩涡。有好长一段路程需要通过一条冒着热泡的泥地:巫婆把这地方叫做她的泥煤田。在这后面有一个可怕的森林,她的房子就在里面,所有的树和灌木林全是些珊瑚虫——一种半植物和半动物的东西,它们看起来很像地里冒出来的多头蛇。它们的枝桠全是长长的、粘糊糊的手臂,它们的手指全是像蠕虫一样柔软。它们从根到顶都是一节一节地在颤动。它们紧紧地盘住它们在海里所能抓得到的东西,一点也不放松。

  小人鱼在这森林面前停下步子,非常惊慌。她的心害怕得跳起来,她几乎想转身回去。但是当她一想起那位王子和人的灵魂的时候,她就又有了勇气。她把她飘动着的长头发牢牢地缠在她的头上,好使珊瑚虫抓不住她。她把双手紧紧地贴在胸前,于是她像水里跳着的鱼儿似的,在这些丑恶的珊瑚虫中间,向前跳走,而这些珊瑚虫只有在她后面挥舞着它们柔软的长臂和手指。她看到它们每一个都抓住了一件什么东西,无数的小手臂盘住它,像坚固的铁环一样。那些在海里淹死和沉到海底下的人们,在这些珊瑚虫的手臂里,露出白色的骸骨。它们紧紧地抱着船舵和箱子,抱着陆上动物的骸骨,还抱着一个被它们抓住和勒死了的小人鱼——这对于她说来,是一件最可怕的事情。

  现在她来到了森林中一块粘糊糊的空地。这儿又大又肥的水蛇在翻动着,露出它们淡黄色的、奇丑的肚皮。在这块地中央有一幢用死人的白骨砌成的房子。海的巫婆就正坐在这儿,用她的嘴喂一只癫蛤蟆,正如我们人用糖喂一只小金丝雀一样。她把那些奇丑的、肥胖的水蛇叫做她的小鸡,同时让它们在她肥大的、松软的胸口上爬来爬去。

  “我知道你是来求什么的,”海的巫婆说。“你是一个傻东西!不过,我美丽的公主,我还是会让你达到你的目的,因为这件事将会给你一个悲惨的结局。你想要去掉你的鱼尾,生出两根支柱,好叫你像人类一样能够行路。你想要叫那个王子爱上你,使你能得到他,因而也得到一个不灭的灵魂。”这时巫婆便可憎地大笑了一通,癫蛤蟆和水蛇都滚到地上来,在周围爬来爬去。“你来得正是时候,”巫婆说。“明天太阳出来以后,我就没有办法帮助你了,只有等待一年再说。我可以煎一?赞同124 评论(3)

  2010-10-10公主与王子在很久很久以前,地球上有一个玫瑰王国,这个国家有一个公主,名字叫玫瑰,王国的名字也是由公主的名字起的。在玫瑰王国的另一边也有一个王国,名叫骑客王国……

童线分钟相关新闻

  • 汶川映秀镇:软硬件提升共促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 中国故事爱国篇
  • 谁知道有关法制的童谣或儿歌?
  • 名人的读书故事
  • 中国儿童文学网
  • 最新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