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女友讲的睡前温馨故事2

2020-02-28 06:11栏目:爱国的睡前故事
TAG:

  给女友讲的睡前温馨故事2_幼儿读物_幼儿教育_教育专区。蔷薇蔷薇处处开 她是突然发现中文系那边的园子里有一大片蔷薇的。 那么美那么艳的蔷薇, 开在四月, 开在春天里,开在她的心里。 因为,她心里有了一个男子。 她是跟着同学旁听他的课时喜欢上他的。 同学总

  蔷薇蔷薇处处开 她是突然发现中文系那边的园子里有一大片蔷薇的。 那么美那么艳的蔷薇, 开在四月, 开在春天里,开在她的心里。 因为,她心里有了一个男子。 她是跟着同学旁听他的课时喜欢上他的。 同学总是说,我们的古典文学老师啊,要多棒有多棒,全系百分之九十的女生喜欢他, 还有百分之十,不敢说出来。 计算机系的她不以为然,一个男子,能有这样的魔力吗?她不喜欢太风流的男手,比如 徐志摩那样的,把爱情当饭吃,结果怎么样?她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儿呢?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但那堂课之后,她的心就乱了。 她坐在最后一排,看到他进来,高、瘦,戴眼镜,穿着米色衬衣,一条深灰的裤子,因 为瘦,那裤子里好像有几只鸽子飘来荡去。 她没有想到他讲课会这样精彩。他好像还有几分羞涩,不是低头,就是抬起头来看最后 一排上方的墙,有时他会微微一笑,露出左边的一颗小小的虎牙。她那时手里有一支铅笔, 来回地摆弄着,心,悄悄地就乱了。 也许,她要找的就是这样一个人? 她向同学打听,才知他是留校的,比她们大不了几岁,所以,羞涩是难免的。 后来,她又多次去听他的课,每次都是偷偷地去,去之前,把衣服换来换去,好像哪件 都不对了。她去做家教,挣了五百块钱,为了他,她咬了咬牙,买了一件淑女屋的裙子,那 是她最贵的一件裙子。 去听他课的路上,总有一间屋子会放一首歌——《蔷薇处处开》 。蔷薇蔷薇处处开,青 春青春处处在,挡不住的春风吹进胸怀。蔷薇蔷薇处处开??是陈蝶衣作词的吧?从前只觉 得俗艳得很,如今听起来,竟如此的动人了。蔷薇,可不是处处开么?四月天里。她穿过学 校里那些蔷薇,去听他的课。 她本不喜欢那些酸酸的文章,可因为他,她喜欢了。 也读那些宋词了——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又读——愿得—人心,白首不 相离。 怎么全和爱情有关啊。 总之。到处都不对了。 她嫌自己的个子太矮了,才一米六,怎么配得上一米八的他?好像也太胖了点?眼睛也太 小了吧?胸怎么这么平啊?再看到他,她心跳到窒息。有一次他问:同学,你不是我们中文系 的吧? 不,不??不是。她竟然有些结巴。那是她和他,唯一的一次对话。 有一次听课,他讲古代那首情诗: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他说, 他心目中的女子也应该是古典的——长发飘飘,个子高高的,穿着素色衣彩?? 她短发,男孩儿一样,她个矮,她胖。 怎么办? 她开始跑步,每天跑步,为了长个,为了减肥,为了讨他的欢喜。 头发半寸也不肯剪了,买了这辈子第一双高跟鞋。每天只吃一点水果,有一次,差点饿 晕倒。一个月之后,她瘦了五公斤,头发当然也长了一点,夏天来了,她穿上素色衣裙,然 后去听他的课。 《蔷薇处处开》仍然唱着。 秋天来了,她仍坚持每天去跑步,仍然绕道路过他的宿舍。 他的宿舍在教师公寓的三楼, 他不知道。 有一个女孩子每天早晨六点都要在他的楼下站 十分钟。 有时她能看到他,但大部分时间她看不到他。她起来时,他仍然在睡觉。 他还不知道,他的声音已经被她录了下来,她常常一个人的时候听,有人以为她要修双 学位,有人以为她迷恋上古典文学,其实,她迷恋的是他的人,迷恋的是他的声音。 没有人知道她的秘密。 她突然之间觉得千树万树梨花开,心里的一朵朵蔷薇,装着这个夏天的粉红。 但那天早晨,她被霜打了一样,回来后就病倒了。 那天早晨,她看到他的宿舍阳台上挂着一些女人的东西。 有裙子,粉红的!有内衣,粉红的!有小手帕,粉红的! 她没有去跑步,一直抬头看着阳台上那些东西。 他怎么可以有女朋友呢?他怎么可以呢? 但他的确是有女朋友了。几天之后她就打听到了,他的女朋友,在北大读研究生,马上 就毕业了,就是说,他们马上就要结婚了。 后来,她去看他的女朋友,一看,她就更自卑了。他的女友,好像画中人,那么美丽那 么脱俗,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她蹲在蔷薇前,哭了。 夏季,粉红的夏季怎么这么快就过去了呢。 那个房间不再放《蔷薇处处开》 ,她不再去听古典文学的课,而是穿了秋天的衣服,在 落叶之间行走。 不久,他调走了,去了北京的一所大学。她没事的时候就去旁听的那间大教室,坐在最 后一排,怀念这个夏天。 她想,她的头发已经这么长了,可惜,他没有看到。 两年之后,她有了男友。 男友是中文系的才子,就是她旁听时去的那个教室的一个男生。 他说,当你进来时,我就心动了,因为你脸上有一种素色的光芒。你短发、大眼睛,带 着一种芬芳,当我与你擦肩而过时,你的身体里散发出一种蔷薇的香味。 还有, 他说, 你路过那些蔷薇花时,我看到你也似一朵蔷薇,开得那么美那么纯,于是, 我每天都跟着你,当你去跑步时,当你站在老师楼下看他的阳台时,当你哭了时,当你的头 发长了时??这些,我都知道。 她笑了,当她在喜欢时,另一个人也在喜欢着她。她错过一个夏天,可另一个人没有错 过。 她的蔷薇,处处在开。他给她看他写的日记:春天是一个美的新娘,满地蔷薇是她的嫁 妆,只要谁有少年的心,就配做她的情郎,啊,蔷薇蔷薇处处开?? 所以,你错过一朵蔷薇花不要紧,关键是,你不要错过这一季所有的蔷薇。 懂你的女人是天堂 他四十多岁了还孤身一人,不是他没娶过老婆,而是娶过两个都弃他而去。他痛恨过的 前妻改嫁了。他深爱着的续弦珍死于车祸。两位妻子意外地留下了两本日记,他将之尘封在 衣橱的角落,始终想看又不敢看,他怕看了会心碎。终于在一个难眠的深夜,他忐忑不安地 翻出两本日记。 小心地掀开一页,那潦草不羁的字迹是前妻的:我真羡慕张姐有一个神通广大、财运亨 通的好丈夫。可我家这位却不善言辞、讷于交际,一下班就往家钻,摆弄摆弄这儿,捣鼓捣 鼓那儿,并且还总是婆婆妈妈的。我吃条鱼他也得说三遍以上的“别卡住” 。唉,我怎么找 了一个安于现状、蝇营狗苟的窝囊男人呢! 第二页:昨天是情人节,张姐的丈夫给她买了一大束鲜花和一件很责的大衣。我回家和 丈夫提起此事,他根本不知道哪天是情人节,更不用说礼物了。这么多年来他没主动给我买 过一件礼物,我的好衣服和项链,都是我厚着脸皮生“宰”来的,想起来真是悲哀呀! 第三页:我和他冷战了两天,他竟然不知道原因。前天晚上我好不容易有了兴致想聊聊 天亲热亲热,可他非要我先睡,自己背过脸看书去了。真是个毫无情调的榆木疙瘩呀!再这 样下去,我可要找别的大哥去了! 第四页:今天我和他大吵了一架。他对我是一副木头样,对邻居月华却是一脸媚态,竟 然帮她提菜!我也不客气了,明天陈哥约我唱歌,我去定了?? 此时他再也看不下去了,愤然扔掉日记本,往日争吵打闹的情景又来咬噬他的心,他仿 佛又回到了那地狱般的日子。 他又拿起另一本。淡淡藕荷色的纸面上,行行娟秀的字迹,跳跃在眼前:很多朋友的丈 夫虽然有钱有势,但整日忙于钻营交际,花天酒地,妻子无奈地独守寂寞空房。而我的丈夫 则像一个隐于尘世的智者,淡泊浮华功名,安享月白风清。他对我关怀备至,体贴入微,就 连我吃鱼,也得再三叮咛“别卡住” 。在我们简约素雅、温馨宁静的小家里,荡漾着似海如 渊的爱。这深情挚爱,是多少物质都不能代替的呀! 第二页:今天夜晚,我感动得偷着哭了。因为我发现了一个秘密:丈夫越是白天累了, 越是让我先睡,而他则背对着我看书。其实他早已又困又累,哪里还有精神看书。但是他清 楚地知道自己的毛病: 如果白天累了, 晚上睡觉就会打呼噜, 怕吵我睡不着, 就想了这招儿, 骗我先睡。这秘密是我装着先睡着后发现的。丈夫的爱,悠长又绵密呀! 第三页:今天,我又感受到了丈夫无处不在的爱。前几天,丈夫不顾天气的燥热,给邻 家妹子修车。 就在丈夫出远门的这几天里, 以前和我发生过口角的邻家妹子, 竟处处关照我。 幸亏她的帮忙,我犯了阑尾炎才被及时地送到了医院。丈夫的爱,提前贷给我了?? 看着看着,他视线模糊了,原来,不知不觉问已是泪流满面。他拥着爱妻用过的枕头, 沉醉欲睡。蒙眬中,他又回到了与妻子幸福相依的天堂般的日子。 一天,一个熟人劝他说: “珍已经走三年了,你也该组个家了。听说,你前妻现在也一 个人过,她有意想和你复婚,不如你俩就一起过吧 !”没等说完,他的头就摇得像拨浪鼓: “不、不,我只和懂我的女人在一起,那才是天堂啊。 ”熟人说: “珍一定是懂你的人,但是 她已经走了,天堂没有了。 ”他说: “懂我的女人即使走了,留给我的回忆也是天堂啊!”说 完,两人对视无语。 相亲不容易 成子三十好几了还单身呢, 眼看着弟弟妹妹们的孩子小豆苗似的长起来, 自己却还是 “无 妻徒刑” ,说不着急,那是假话。 论相貌,成子一点也不丑,唯独就是太实心眼儿。春节刚过俩月,谈了仨——吹了一对 半。 第一个,见了面姑娘问成子,你干啥工作呀?成子说,嗯,装卸工吧,扛大个儿的—— 吹了!媒人气得训他:你就不会说我在公司货运部啊,一样话两种说法,你怎么就逮别扭的 说呢。成子想,本来就是装卸工嘛。 第二个,本来见过两次面,两人都没意见,就那么处着还真有了点感情。成子有一回无 意中听说她爱吃果丹皮,也巧第二天发工资,成子径直去批发市场,买了一箱果丹皮扛到女 朋友家。女朋友一家人看着那箱果丹皮,捂着泛酸的腮帮子,满嘴流着涎水就把他给炒了。 那一箱果丹皮退回给媒人, 吃得媒人家的小孩三岁多了都长不出牙来。 本来挺好的事儿就因 为实心眼儿,黄了。 第三个, 是在女方家见的面, 双方感觉良好, 看着成子和姑娘谈笑风生, 媒人先告辞了。 成子和女朋友谈得兴致正浓,不觉已经到了晌午吃饭时间,看着成子没有要走的意思,女朋 友家人客套说: “别走了,就在这吃吧。 ”成子是真的不舍得走,就说行,就在人家那吃了。 吃完饭还没到家,人家那边话已传到媒人这儿,吹了。成子想,明明是你们让我吃的,不就 一顿饭嘛,小气。 成子的婚事成了他老娘的心病,老太太到处寻摸药引子似的给他打听谁家的姑娘歪脖 子,谁家的老姑娘长肥了,谁家的媳妇刚离婚,哪家的女人想改嫁,偶尔从哪听到一半个残 女剩丫头的信息简直比中了大奖还高兴(都有心理障碍了),唉,成子这么老大不小的人了, 咋办呀?!工夫不负有心人,老太太终于慕名寻到成婚率极高的媒婆马大姐。赶紧登门拜访, 为的是把成子这点困难给解决了。 媒婆马大姐简直是个大供应商,手里有大量“库存” ,批发零售任你选择。针对成子的 情况,马大姐凭多年经验做出“诊断” :用两周时间对成子进行“泡妞”培训。从外包装开 始,到举止表情,谈话地点选择, “火候”的把握,甚至见面每句话该怎么说怎么答都—— 设计。经她这番“素质教育” ,成子果然突飞猛进。 半个月后,马大姐凭多年“媒坛”经验,觉得成子的“泡妞”培训成绩合格准予结业了。 她特意从“大女”资料库中调出一份感觉满意的资料,安排两人见面。 效果还真不错,经马大姐“泡妞”培训过的成子让姑娘一见倾心。这事儿,胜利在望! 马大姐负责到底,随时遥控指挥,掌握第一手材料追踪指导。事儿可真顺!见过两次面,两 人越谈越投机! 这天,成子应约去女朋友家,马大姐反复叮嘱:千万别在女方家里吃饭,八字还没一撇 呢,深沉点儿。成子牢记在心。 一上午,成子和女朋友谈得挺热乎,本来嘛,这年头,老实人简直濒临灭绝,是比大熊 猫还珍稀的物种。到了午饭时间,女朋友委婉客气地说: “今儿就在这吃吧。 ”成子礼貌而深 沉: “不了,不好麻烦您。 ”但成子却不起身告辞。 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不知不觉时针已指向中午十二点。女朋友一家把饭菜摆上桌,成 子还是那话: “不了,不好麻烦您。 ”却不起身告辞。说着话回过身, “吱啦”一声拉开随身 的背包,从里面掏出个饭盒,打开了,大伙一看都愣了:一盒米饭,上头顶着翠绿的芹菜炒 肉片儿!成子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心想:我不吃你们的饭,我自个儿带饭了。 背爱过河 那时候,她已是一家省级电视台娱乐节目的主持人了。她面容姣美,身材颀长,尤其 是在微笑的时候,显得愈发妩媚动人。有一次,她随节目摄制组一起赴广西拍摄一档生活趣 味节目,当他们在景区抓拍一些年轻恋人的镜头时,发现了一条奇怪的河。 那条河有十几米宽,河水清澈,深不过膝,但水流湍急。河面上没有桥,只有二十余根 碗口粗细的石桩一字排开。 导游指着那些石桩解释道: “这条河叫爱河,当地的年轻人为了证明对爱情的忠贞,在 结婚之前,都要背着自己心爱的姑娘从那些石桩上走一趟。 ” 她即兴发挥,提议在节目里穿插一个“背爱过河”的小节目。而且,她还要亲自扮演一 遭“新娘” 。 编导对她的提议非常感兴趣,但是由谁来当“新郎”呢?尽管摄制组此行大都是男士, 但大都信心不足。此刻,刚进摄制组不久的“他”走了出来。他身材瘦小,在摄制组里负责 道具工作。同事们都用诧异的眼光看着他,而后,用玩笑的语气说: “你这体格行吗?” 他憨厚地笑了笑,说: “试一试呗!” 为了避免尴尬镜头的出现, 他决定先背一位男同事尝试一下。 他背着那位男同事小心翼 翼地踏上石桩,然后吃力而笨拙地向前迈去。他费了很大气力才走过七八个石桩,几乎到了 河中央。就在他准备再迈出下一步的时候,他的身子竟一下子失去了重心?? 这时, 编导对这个颇有难度的节目有放弃的意思了。 可他却走到她身边, 执拗地问: “你 敢不敢试一次?” 她抿着嘴,果断地说: “行,大不了像你俩刚才一样,变成落汤鸡。 ” 他俯身背起了她,又踏上了石桩。只是这次,他的动作比先前娴熟了许多。此刻,摄像 机的镜头也不失时机地对准了他俩。 当他背着她走到河中央的时候, 他的气力又有些不支了。 连续两个趔趄,都险些跌入水中。但经过努力,他还是保持住了身体的平衡。 当他背着她安全抵达对岸时,同事们一个个都欢呼雀跃起来。他仿佛忘记了疲惫,兴奋 地背着她原地转了好几个圈,以示庆贺。当他放下她的时候,竟发现她眸子里溢出了晶莹的 泪水。 一年后,他俩在祝福声中,步入了婚姻的殿堂。然而,在他们婚后的第二年,一件意外 的事情,将他俩幸福的憧憬全部击碎了。 她的左乳被切除了。手术之后,医生告诉他们,只要她能熬过五年不复发,她就进入了 稳定期,并能最终治愈。她用惊人的毅力接受了六个月的高强度化疗,然后又进行了顺势疗 法和素食疗法。每天,他都陪在她的身边,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她,鼓励着她。 在结婚七周年的纪念日来临之时,他俩再一次来到广西的那条牵起他俩情缘的爱河边, 她提出要他再背她过一次河,他却沉默了。因为他担心如果不慎落水,会使她的身子着凉, 可是她却执意要他背, 他终究拗不过她,只有小心翼翼地背起她,当安全抵达对岸时,她激动地哭了起来。她 说: “我爱的,就是一个永远有勇气背我过河的男人,哪怕一起跌入水中,我也不会有任何 抱怨。 ” 公投 火辣辣的太阳炙烤在那泛着古铜色光的背上,成溜儿的汗滴到田垄上,都砸起了烟儿。 可那双挥舞着锄头的臂膀还是一刻不停歇地锄着。 包谷柯子已经齐肩高,包谷也开始抽穗了,田垄上并没有几棵草,可那双执拗的手好像 与谁斗气,非要把本来很松软的土再翻个个儿过来不可。 村里的大喇叭传来了村主任的声音: “各家各户都吃过晌午饭了吧?今儿歇晌大家伙就少 迷糊一会儿觉,立马到村委会门前的大树下集合,男女老少都要来,一个都不能少,谁要是 敢不来,看俺咋收拾他!” 锄地的手臂虽然也停了一下,可手臂只停了那么一小会儿又开始了挥舞。 大约过了两袋烟的工夫, 村里的大喇叭又传来了村主任的声音: “人都到齐了吗?于会计 你清点—下人数,看看还有哪个没来!顺子来了吗?狗子娘来了吗?你是说大龙没来呀?废话, 他的腿都瘫了,炕都下不来,能来吗?山杏和二虎没来?他俩不来就不来吧,今儿就是为他俩 的事儿把大家伙招呼来的。 ” 握着锄把的手终于停止了挥舞,人也蹲到了地上。 村主任的声音继续在大喇叭里响着: “俺不说,大家伙也都知道俺要说的事情,秃头上 的虱子——明摆着。可俺还是要让大家呛咕呛咕。对喽,还是大明说得对,大龙和二虎这哥 俩命苦,从小就没了爹娘。谁家的饭他们没吃过?要说他哥俩就是咱大家伙的孩子一点儿都 不差!” 刚才还握着锄把的那双手,此时将脸捂上了,仍然淌着汗,泛着古铜色的背在耸动。 大喇叭传来的村主任的声音有些发颤: “就像戏里的唱词儿说的那样‘穷人的孩子早当 家’ ,六岁的大龙就给还不到一岁的二虎当上了爹娘 !也亏得正赶上这三十年越来越好的年 月, 哥俩长大成人了’ 大龙在十年前将山杏娶进了门。 要说山杏可真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女子, 别看与二虎同岁,可在二虎面前真有个当嫂子的样儿,知疼知热,照顾得周周道道。全村的 人谁不晓得?要不是大龙和山杏省吃俭用地供, 二虎能在八年前考上咱县的重点高中?用翰亭 爷的话讲,就是中了进士。那就等于咱这兔子都不愿意拉屎的穷山窝飞出了金凤凰!为了供 二虎上高中,大龙可是真的豁出去了,将家里的责任田全撂到山杏的身上,他去了三十里外 的煤窑。可是,谁承想那煤窑说塌就塌了呢?谁承想大龙从此就成了瘫子呢?” 锄头倒在地上,泪水从指缝间溢了出来,滴到了锄头上,好像锄头也在哭。 村主任在大喇叭里的声音有些呜咽: “可惜呀!二虎在那所重点高中还没念几天,就回来 了。他要挑起哥哥的担子,养活瘫哥哥和还没懂事的小侄子,他不想让嫂子被日子压垮喽! 这一晃, 二虎可就是快奔三十的人了。 在咱这沟里沟外, 像他这样岁数的后生, 娃都多大了。 可二虎还是个光棍儿一条。头些年,上门说媒的也不少,全是冲着二虎的人品来的。可都让 二虎回绝了。因啥?大家伙都心知肚明,还不是因二虎舍不得瘫哥哥!侄子小,山杏再能毕竟 是个女子,二虎不忍心离开这个家呀!” 一阵风吹来,包谷柯子发出了“刷啦啦”的响声。那双厚实的手攥住身旁的包谷柯子轻 轻地抚摸着,仿佛那包谷就是亲人的头,亲人的脸,亲人的身。 大喇叭继续往包谷柯子传送着村主任的声音: “前些天,大龙对俺说,想同山杏离了, 让山杏嫁给二虎。俺问大龙为啥这样想?大龙说,不能让山杏和二虎也跟着活受罪。可俺知 道,山杏和二虎都不会离开这个家。大龙对俺说。山杏已经让他劝得答应了。可二虎说啥都 不愿意。俺也反复琢磨,这个道道是个两全其美的好道道,二虎有了媳妇,这个家还是原来 的那个囫囵家。俺去劝二虎,可二虎死活不听劝。俺问为啥?他说对不起哥哥。俺说这是大 龙的主意。他又说对不起嫂子。俺说你嫂子早乐意了。他又说,怕乡亲们笑话。这个犟二虎 说,全村有一个说闲话的俺都抬不起头!让他逼得没办法,俺就想起来外国人搞的什么‘全 民公投’的招来了,今儿咱们也来‘公投’ ,看二虎那小兔崽子还说啥!” 那双抚摸包谷柯 子的手停止了抚摸,一屁股坐到了田垄上。 “啥?这招新鲜个屁!不和选俺当村主任一个样吗?大家看清了,这桌子上放了两个大海 碗,一个红的,一个白的。旁边那个盆里装的是黄豆,大家伙儿排好队,一人到盆里捏一粒 黄豆,乐意让山杏给二虎当媳妇的就往红碗扔,不乐意的就扔到白碗里。于会计过来监 ‘票’ , ‘公投’现在就开始!” 黄豆落到碗里发出“当当”响的声音,通过大喇叭传到了包谷柯子,包谷柯子仿佛也在 倾听,田野一片寂静。可那双手却使劲儿地捂着裸露的胸膛,生怕“咚咚”狂跳的心从嗓子 里跳出来。 大喇叭又传出来村主任的声音: “红碗的黄豆装满了,白碗一粒没有。哈哈!‘全票’通 过,省得于会计费事儿了。现在我宣布‘公投’有效,圆满成功!” 那双厚实的手掌按住地,刚想站起身子,就被一双胳膊紧紧地搂住了脖子。实实地贴在 了后背的两个肉坨坨, 让他立刻想起了那张每天都瞧着每天都瞧不够又不敢正眼瞧的俊俏的 脸。 梧桐树下的埋伏 那年她 17 岁,暑假住在乡下的奶奶家,半为避暑,半为写生。 那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极其偏僻,民风淳朴。碰到他是在一个傍晚,她躲在村里那棵最 老的梧桐树下偷偷地吹口琴,是著名的《茉莉花》 ,吹着吹着就跑了调。这时,旁边传来一 声轻笑,她转过头看到他。他站在不远处,瘦瘦的身子,一副忍笑的表情,滑稽极了。 她又羞又恼,转身跑了,兀自气了一晚上。原想趁假期把口琴练好,让那些总是笑她的同学 大大地吃一惊,不料轻易地被人发现了,还是一个鬼头鬼脑的家伙。 次日清晨一开门,她听到“哎”的一声,一个纸团便掷到她身上。抬头看去,昨天那个 瘦瘦的身影已飞奔而去。她拾起纸团,上面写着昨天她吹曲子的错误之处以及纠正的方法。 她的脸烫起来,像考试作弊被人当面揭发。她赌气地把纸团扔了,想了想,她又捡起纸 团,照着上面的话细细练习。 从此,她和他之间便形成了默契:每天傍晚她到老梧桐树下吹口琴,他在不远处静静地 口斤,次日清晨,便有一个纸团放在她家门口的石凳上。 在他的指导下,她的琴技日渐提高。她怎么也想不通,一个山里的弦子怎么会有那么高 的音乐造诣?她从未问过他,仿佛一开口便会破坏了两人之间的那种纯美的境界。 最后一次在老梧桐树下吹完曲子后, 她没有立即离开, 她隐隐地感到应该有什么事情发 生。果然,他走过来,站在她身后。她说: “我明天一早就要回去了,和奶奶一起走,明年 参加高考,以后可能不会再来这里了。 ”她低着头,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心里却在盼着什么。 他说: “明年我也会参加高考。你走后,我给你写信吧。 ”她依然低着头,没沈伉也没说 不行。 他又说: “把你的地址给我吧。 ” 她微微地回头,大胆地看了他一眼, 他静静地看着她, 眼光平和淡定。她有些失望地垂下头,一种别样的自尊令她什么也没说便走了。 第二天清晨, 她把一张画了一个假期的水彩画藏在老梧桐树的树洞中。 如果他对这个夏 天、对这棵老梧桐树下的琴声有着和她—样的眷恋,那么他就一定会发现这张水彩画,发现 她写在水彩画背面的地址。 但是,故事就这么草草地结束了,她从没有收到过他的信。她想,也许一切很简单,他 教她吹口琴只是出于热心。 她隐隐感觉到的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只是她—厢情愿的臆 想罢了。 填报高考志愿时,她放弃保送上美术学院的机会,在所有的志愿栏里填写了音乐学院。 不得不承认,那一段记忆她无法释怀,即使选择是一场只有她这一个角色的苦情戏,她也仍 然希望拥有与他相近的人生。 后来她大学毕业,留校做了音乐教师,个人问题迟迟未解决。她也谈过几次恋爱,但每 次都无疾而终。其实那些人的条件也不错,可她总觉得少了一点东西。 再次碰到他是在一间茶社,突如其来,没有丝毫心理防备。他高了,却还是那么瘦,多 了一份成熟。他也没有想到,眼中是不加掩饰的狂喜和无措。 这时她才知道,他出生于音乐世家, “文革”时父亲被下放到一个小山村,他是村里唯 一考上大学走出大山的孩子, 音乐天分极高却最终填报了一所美术学院, 希望在同一领域遇 见她。 他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她,仿佛一眨眼她就会不见了。那一刻,她终于在他眼中找到 了当年她想看到的东西, 她若有所动, 可是想起留在梧桐树洞里的水彩画和那些苦等他来信 的日子,她迷惑了。 他看出了她的心思, 苦笑着说: “那幅画后面只有你的地址没有名字, 我没法写信给你。 ” 似有炸弹在她的脑中轰然炸开,当年,她居然忘了留下名字! 她哭笑不得,没想到这些年来关于他的种种猜测、失望和伤心,竞然缘于自己的疏忽。 此时相见,百感交集,更多的是为那些错过的岁月深深痛惜。为了遇见彼此,他们都傻 傻地改变了自己的志愿,让所有本该快乐的青春都独守寂寞。 她和他的故事被传为佳话。 他最好的朋友每次相聚总忘不了调侃: , “本来是怕你总是闷 在屋里抱着口琴吹那曲老掉牙的《茉莉花》会闷出病来,才强拉你陪我去散心的,没想到白 送了你一个媳妇。我不蹭你们家的饭蹭谁的饭? 争吵 我对这种清脆的敲击声有排斥。 她切菜的时候, 我正在合计一个账目。 小店一直在亏空, 账目上一些细微的差距在我的脑海里被放大。我清理思绪的时候就恨上了那有节奏的敲击, 我冲着厨房吼了一声: “你能不能轻一点?” 结果, 厨房里的敲击更加响亮、 清脆。 女人都是这样, 她们绝不会在男人的吼声里温顺。 我站了起来,决定到户外走一走,避开这有节奏的脆响。我不习惯和女人纠缠,我这么 做说明我是一个老实人。 但是, 在我迈开步子的时候,我被脚边的凳子绊了。 一下, 凳子倒掉, 我也跟着倒下了。 失去了支撑, 我下意识地扑向柜台边的一柄扫帚。 就在我的重心接近地面的时候, 我听到 “轰 隆”一声巨响,接着是稀里哗啦大量物件碎裂的声音。 我爬起来的时候,看到了倒在地上的柜台,看见卫生纸栽进酒水和酱油的混合液当中。 当然,我还看见我的女友一脸惊愕地站在厨房门口,右手提着菜刀。我注意到她的中指有一 个新鲜的切口,鲜血正在一滴一滴往下跌落。那一声巨响吓到了她,菜刀偏离了方向。 切口助长了她的怒火,她把菜刀扔在地上,指着我破口大骂: “赵小米,你是什么东西! 你要是男人的话就冲着我来,把柜台踢翻算怎么回事?你除了发脾气还会干什么?” 我发脾气了吗?这没有理由。但是我的心情不在这儿。一柜台的货物倒在地上刺痛了我, 我不知道损失了几瓶酒、几瓶酱油、几瓶辣椒酱。满地污秽,卫生纸被弄脏了,袋装食品被 刺破后也污染了,一些硬包装的东西还自作主张地改变了外形,比如罐装啤酒还有可乐。我 站在那里,没有任何表情。表情表达不了我的心情,损失是我自己造成的,愤怒不合适。 沉默意味着默认,这让女友感到绝望。她蹲在地上,埋头哭泣,在哭泣声里她含混不清 地描述和我在一起生活的种种不幸:包括和我的认识,包括和我一起开这个不赚钱的小店。 我们之间的所有都成了罪证。 隔壁邻居很快被我们这边的响动吸引了过来, 这是一群以女性为主的团队。 她们以为发 生了爆炸或是抢劫,但是现场让她们很快做出了判断,她们认为我和女友吵了一架,甚至动 了手。地上的一切就是明证:被踢翻的柜台,扔在角落里的菜刀,滴在地上的鲜血,还有一 个女人无助的哭泣。 她们理所当然地对我进行斥责。斥责我的不像活,斥责我的无情无义。冲着曾经在一起 打过麻将和一起商量过上市服装的式样的交情,她们围住我的女友,七嘴八舌地进行安慰。 “莫要生气,生气对身体不好,身子要紧。 ” “你男朋友人还不错,就是脾气大了点,老实人都是这样子??你得忍着点。 ” “哎哟,看看你的手,这是怎么啦?流血了耶!他怎么可以这样,莫不是有外遇?” 她们的声音高低抑扬,有兴奋有同情,也有参与其中的快乐。 女友站了起来,忽然就不哭了,尽管脸上还挂着泪水,但还是让我看到了坚定。 这表情我很熟悉,我们在一起时她是这表情,我们一起开店时她也是这表情。现在,我 看见她用我熟悉的这个表情盯住我说: “赵小米,我要和你分手!我不可能和你这种人过一辈 子!” 自始至终,我没有多说一句话,但我们之间发生的一切在这一刻就被盖棺论定了,我们 吵了_一架,很震撼的一架。矛盾形成了,裂痕无法修复。 尽管后来我也做了解释, 也作了努力。 但是我们之间的这段感情还是因为这一架走到了 尽头。她认为我潜意识里做的一切暴露了我本来的面目,我应该不是可以托付的人。因此, 我们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比那间亏本的小店维持得更长。 我觉得那一跤摔得不是时候, 也许柜台站得更稳一点会挽救这个错误, 可惜柜台没有思 想,它做完了自己的一切就抽身事外,把一大堆问题抛给了我这个倒霉蛋。

给女友讲的睡前温馨故事2相关新闻

  • 爱国人物的故事有哪些
  • 给女友讲的睡前温馨故事2
  • 影响中学生一生的情感故事百度云
  • 睡前故事阅读
  • 儿子一年级不爱学习天天说太累了。 7点起床73
  • 最新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