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日本替我们拍了部爱国片|百家故事

2020-02-15 17:13栏目:爱国的民间故事
TAG:

  面对涌在眼前的黄包车工、热情的玫瑰花大婶……芥川总会无措又有些无奈地摆手说着“不要”。

  芥川龙之介,号澄江堂主人、我鬼窟、夜来花庵主等,1892年生于东京,素有短篇圣手之誉。

  被视作日本文学界“鬼才”的他,与夏目漱石、森鸥外并称20世纪前半叶日本文坛“三巨匠”。

  念小学时便读起了《水浒传》《西厢记》,中学时读过了《聊斋志异》《三国演义》,大学后各类中国小说更不用说。

  这样的文学积累也影响了其后来的作品,如《仙人》、《酒虫》、《黄粱梦》等。

  百年后,日本NHK将芥川游历中国时所写下的游记之一《上海游记》改编成体量两集,合约80分钟的电视剧电影。

  街弄挤着叫嚷的商贩,包子出炉的热气,馄饨汤飘出的香气,一股烟火气扑面而来。

  还有车水马龙的街头,头裹红布的印度执法官在指挥交通,马夫挥鞭驾车挤过熙攘人群。

  《新青年》,由陈独秀创办,是“五四”新文化运动和中国现代文学和文化思想史上最重要的刊物之一。

  去往拜访文人雅客,厅堂里,棱角分明的紫檀交椅和悬挂在墙的鳄鱼标本透着一种庄严肃穆之感。

  闺房里,老鸨林黛玉拜起了祖师爷管仲,青楼绝对树立在侧(“不信美人终薄命,从来名士亦风流”取自朱璋《进取轩联话》)

  引得村松梢风来到了上海,创作了《魔都》一书,也正是这本书赐予了上海一个最贴切的花名——魔都。

  而那典雅娇柔的绿牡丹脱下戏服,立马蜕成了粗汉,徒手擤鼻涕随便就往地上一甩。

  可以说,芥川对中国的向往和对中国现实的失望正是他“中国认识”的一对矛盾。

  就如日本政治家野村浩一说过那样:“近代日本的历史,是对中国认识失败的历史。”

  他们只看到了局部的中国,就提出局限性的质疑和解答,而对其他无解的现象选择性的进行了忽视。

  “从未听到任何一位日本通像章太炎先生这样,朝桃太郎射以一箭。不惟如此,先生的这一箭远远要比所有日本通的雄辩都含有更多的真理”(《僻见》)

  《桃太郎》是日本著名民间故事,讲述从桃子里诞生的桃太郎,用糯米团子收容了小白狗、小猴子和雉鸡后,一起前往鬼岛为民除害的故事。

  回国后,芥川文风开始发生变化,创作出了大量反战文学,如《将军》《桃太郎》《河童》等。

  故事里的桃太郎不再英勇,反而残忍好战,鬼岛之民也不再残暴,反而赢弱可怜。

  当时觉得喧闹的京戏不再那么不堪忍受,芥川抛去了成见与傲慢,忍不住大呼叫好。

  而虞姬决绝自刎的一幕,似乎某种程度上也暗合了芥川后来的命运——1927年自杀。

  不知是不是冥冥中的巧合,同一年,芥川极为欣赏的革命家李人杰遭遇军阀暗杀身亡。

  有身体层面的因素,也有家事累人的可能,但最令人信服的还是芥川日益衰弱的精神状况。

  “自杀者也许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自杀。我们的行为都含有复杂的动机,但是,我却感到了模模糊糊的不安,为什么我对未来只有模糊的不安呢。”

  1.《来后很失望,日本文人在近代中国经历了什么》 From 《南方周末》

这次日本替我们拍了部爱国片|百家故事相关新闻

  • 中国名人爱国故事大全
  • 有关爱国人士的故事比如周恩来的长一些
  • 爱国故事_爱国小故事_无忧网
  • 人民日报客户端:百年南开组建学生团队讲好爱
  • 关于爱国的真实故事
  • 最新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