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抗日打鬼子一名戏子的伟大爱国情怀

2020-01-09 03:33栏目:爱国的民间故事
TAG:

  大街上,一辆摩托驴呜呜地从王双身边呼啸而过,王双连忙闪开,往地上恶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液。原本生活安定的安平镇,从这些鬼子兵来了以后,变得动荡不安。

  安平戏院里,王双换好衣服,画上脸谱。他是一名武生,安平镇最好的武生,可以翻三米多高的跟头。戏班老板马胡子走进后台,焦急地催道,“大家快,快点,今日皇军前田少佐也来看戏,莫要再耽误了。”

  台下的正中央,坐着一位留着小方块胡子的日本军官,看来就是前天少佐了,肥头大耳,正眯着眼睛看着戏台子。一名留着中分盖头的长脸男子,哈着腰恭敬地立在一边递着茶水。戏台的两边站满了全副武装的鬼子兵,正虎视眈眈地按着步枪。

  黄昏时,前田少佐握了一下戏班老板马胡子的手,不断的举着大拇指,“哟西,哟西。”马胡子躬着腰,眉低眼顺地推辞着。王双往面盆里拿了一个窝头,狠狠地塞进嘴里,然后头也不回地往家走去。

  “啪。”在离家不远的地方,突然响起了像鞭炮一样的声音。王双听出是枪声,马上找地方隐蔽起来。在前面不远的一处巷子里,一个全身布衣的大汉举着一把盒子枪,身上满身鲜血,往后面向自己追来的两个日本兵不断打着枪。一名日本兵被击中大腿,愤怒地哇哇大叫。另一名日本兵将他拖到隐蔽处,拿起脖子上的军哨,用力地吹了起来。

  布衣大汉临危不惧,再打出几枪后,艰难的时候翻身一跃,跳过了一堵墙。王双马上偷偷跟过去。不一会儿,大街上聚集了几队日本兵,四处踢门搜查着。

  王双在一家荒废的小房子里找到了布衣大汉,身子中枪加上剧烈跑动,已经奄奄一息了。他抬起眼睛看见王双到来,警惕地握着枪。

  王双摆摆手,表明自己没有恶意。大汉收起枪,开始咳嗽起来,嘴角咳出了血。外面的巷道上不时传来鬼子踹门的声音。大汉紧紧握住王双的手,艰难地说道,“我怕是走不了了,兄弟,我原本想着刺杀前田老鬼子的,可惜失败了,他的防备心太严了。小兄弟,你快走吧,鬼子就要来了,这把枪和子弹你留着,可留着防身,若你有心杀贼,它便能助你一臂之力。好了,咳咳...快走吧。”

  王双接过枪站起来,抹了一把眼泪,翻上房顶。当他回头看的时候,布衣大汉已经用随身带的短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第二天,王双发现城门边挤满了人。原来布衣大汉的尸体已经被鬼子吊到城门上,身上的衣服都被刺刀挑的破烂,粘满了血迹。两队鬼子兵立在两边,恶狠狠地盯着围观的人。马脸翻译站在小台子上,尖声尖气地说道,“前田太君说了,和皇军作对,反对东亚共荣圈,那便是死罪,这个人便是你们的榜样。希望大家以后和皇军好好合作,建立更好的安平镇。”

  没人给这个汉奸面子,人群都匆匆散开了。王双握紧拳头,紧紧咬着牙关,然后转身往家里走去。在路上,他看到许多日本兵不断的闯进安平镇的人家里,肆意地乱搜着,然后提了一些鸡鸭或者拿了一些值钱的家当得意洋洋地走出来。

  安平镇戏班门口,马胡子恭敬地站着,一辆军车到来,肥头大耳的前田少佐剔着牙齿走进了戏院。

  “铛铛铛铛铛。”敲锣打鼓声又热闹地响了起来。今日演的是一出打戏,岳飞精忠报国。王双站在台角,死死地盯住前田少佐。

  轮到武生上台,王双一跃,翻出一个漂亮的空翻。台上响起雷鸣般的掌声,连不少鬼子也跟着鼓起掌来。

  就在这时,王双弃了花枪。他缓了一口气,高高地跃起来。马胡子纳闷了一下,他排过好多次这出戏,武生不用高跃两次。

  “啪啪。”半空中,王双诡异地快速抽出盒子枪,对准台下的前台少佐,打出极准的两枪。一枪胸口,一枪脑袋,前台少佐头一歪,死在了台下。

  马胡子和马脸翻译官惊得脸色发白,他们抬起头,看见一个武生,从空中落下,带着戏腔气宇轩昂地唱到,“中华...有......英豪!”

  两边的鬼子兵愤怒地举起长枪,“砰砰砰”,不一会,王双身中许多枪,灰色的戏服被血染得发黑,倒在了台上。

  后来,安平镇的人偷偷在城外立了一座高坟,坟前放着一根唱戏用的花枪。坟前没有署名,用隶书工工整整地写了五个大字——中华有英豪。

民间故事:抗日打鬼子一名戏子的伟大爱国情怀相关新闻

  • 【地评线】爱国是最“硬核”的力量
  • 5068儿童网
  • 讲好回归前后故事 传承好爱国爱澳精神——习主
  • 民间爱国经典故事:祖国到处是战士的家
  • 新澳门故事 爱国种子种心中
  • 最新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