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故事]敦品励行作一流人物 张敬塘与烟台近现

2020-03-12 14:06栏目:爱国的名人故事
TAG:

  近年,烟台大学和鲁东大学都设立了“张敬塘纪念奖学金”。有人不禁要问:张敬塘是何许人?为什么该奖学金以他来命名?为此,笔者专门查阅了台湾学者张玉法、李云汉主编的图书《山东人在台湾》与台湾山东同乡会出版的期刊《山东文献》(张敬塘是该刊发起人之一),了解到张敬塘是民国时期烟台著名教育家,曾任振华小学董事长兼校长、贞静女子小学董事长,又是志孚中学创办人之一,还协办过养正小学、建国小学、弘文小学,在烟台近现代教育史上名噪一时。

  张敬塘,原名张式型,字敬塘,以字行,1903年5月12日(阴历四月十六日)出生于烟台所城里一户富裕家庭。张氏世居烟台,是明代奇山守御千户所副千户张升的后裔,为一方之望族,在家族内部,张敬塘是“长支长支之长支”第十九世。

  张敬塘的父亲张炳绶,字紫封,监生,候选府知事,为人慷慨,热心公益,曾在所城里张家祠堂创办义塾。辛亥革命时期,曾参加烟台起义。1915年,将张氏义塾改为私立振华高等小学,自任校董,后又增设中学班。

  振华小学以“诚敬勤爱”四字为校训,为社会培养了众多有用之才,同样出身所城里张氏家族的烟台著名抗日烈士张黎,便是振华小学首批学生。

  1923年,振华小学迁至建昌街五巷19号,建有二层楼房22间,平房16间,占地1000多平方米,其校舍规模与办学条件在当时的烟台首屈一指。

  张敬塘的母亲初氏,字慕贞,知书达理,贤名远播。1924年,她考虑到“自古贤哲多由贤母教成”、“女子教育不可或缺”,慨然捐巨资设立私立贞静女子小学(后并入振华小学),受到北洋政府山东省教育厅嘉奖。

  张敬塘年方8岁入读张氏义塾,10岁时进入振华小学学习,继而升入中学班。毕业后,遵从父命,随莱阳县名士孙蒙起(曾任山东省议员)、牟平县硕儒徐菊生研读经史,打下深厚的国学底子。

  1927年,25岁的张敬塘出任振华小学董事长兼校长,此外还兼任私立贞静女子小学董事长。他曾亲赴南京、上海采购图书、仪器,充实教学设备,办理之善,誉隆遐迩。

  此时的振华小学,课程设置已经相当完善,初级班开设国文、算术、社会、音乐、体操、图画、劳作等课程,高级班增设英语、历史、地理、自然、修身、写字等课程。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中国东北,消息传来,张敬塘义愤填膺,联合烟台社会各界知名人士成立抗日后援会,并与好友王仲芳创办《复兴日报》,宣传抗日,激励民气,一时被视为当地报章之权威。

  张敬塘本着“有教无类”的襟怀,不以自行创办的学校臻于完美为满足,还协助创办志孚中学、养正小学、建国小学、弘文小学,分别担任董事、董事长等职,其中尤以志孚中学在当时影响最大。

  1932年,张敬塘应国民革命军陆军第21师师长刘珍年之邀,与张德纯、崔葆生、林秋圃、澹台玉田、曹荫南等烟台地方士绅筹建私立芝罘中学,并于同年9月7日正式开学。

  芝罘中学在报省政府备案时,碍于私立中学不得使用当地地名的规定,遂以谐音取名志孚中学。

  学校初设中学部,后增设师范部与附属小学(建国小学),师资阵容称盛一时,其中不乏“海归”(如体育主任张在天,早年留德,后曾任台北体专校长)。

  校舍的形式与格局仿天津南开大学,美观而实用,教学设施一应俱全,实验、运动、餐饮、诊疗设备颇为完善。

  这一时期,张敬塘还曾创办“德生”银号,在其带动下,烟台许多士绅投资工商业、金融业。1934年,张奎文出任烟台特区公署专员兼公安局局长后,强征房捐,所厘定之税率甚高,市民大多无法负担。

  张敬塘被推举为代表,赴山东省政府陈情,控告酷吏害民之事实,经民政、财政两厅议定,将烟台市区税捐减半,乡区尽数蠲免。

  1937年全民族抗战爆发后,烟台教育界纷纷掀起抗日救亡运动。志孚中学众多师生南下参加抗日,振华小学师生则在张敬塘带领下走上街头,组织宣传队、演出队、募捐队,有的教唱抗日歌曲,有的排演街头剧,有的写标语、发传单、街头演讲,汇成轰轰烈烈的爱国洪流。

  为防止资产被日伪所霸占,张敬塘变卖各种祖产,所得总计20万元,汇到了位于大后方重庆的中国银行。

  烟台沦陷后,张敬塘曾协助掩护潜藏烟台的荣成县长孙燮夫,受聘为荣成县政府秘书,还将潜伏烟台、秘密从事抗日活动的牟平县党部书记长尹载五、福山县党部书记长邹鉴,藏匿在振华小学。

  不仅如此,张敬塘一再劝勉青年人离开沦陷区,去大后方读书,凡是愿意投考军校的,一概给足路费。

  1945年8月24日,八路军经过浴血奋战,从日伪军手中收复烟台,此即烟台第一次解放,随后数年间在解放区进行了“土改”。

  出身地主阶级的张敬塘,心存恐惧,于1946年率振华小学、志孚中学部分师生“流亡”至青岛,在元老张继、青岛市长李先良支持下,与邹鉴、孔鹏起等创办私立国华中学,张敬塘任董事长,学生最多时达800余人。

  1947年10月1日,军队占领烟台。张敬塘作为无党派人士、社会贤达,被选为烟台市临时参议会参议员,国华中学全体学生则被编入“还乡自卫总队”,随军政人员回烟台“复校”。

  11月21日至23日,各省选举第一届代表(当局去台湾后,长达45年未改选,被讥为“万年国代”),张敬塘当选,是烟台市唯一的代表。

  1948年5月,张敬塘在南京出席了第一届。返烟后,被烟台市长延珍卿聘为烟台市政府顾问,后又出任烟台市兵役协会主任委员、烟台市钱业公会理事长。

  10月15日,烟台第二次解放,振华小学被人民政府接管,后改为“建昌街小学”。此时,张敬塘又率国华中学部分师生“流亡”青岛、上海,后并入同样“流亡”的烟台联合中学(牟平县人张敏之任校长),作为第二分校,期间曾出任旅青烟台同乡会理事长。

  1949年6月2日,青岛解放,张敬塘去往台湾。不久,又转赴广州,前往报到。广州解放后,再经海南,退往台湾,居住在台北市峨嵋街。

  许多去台的昔日同事、学生登门求助,他都竭尽所能,大到帮助创业、择偶、操办婚事,小到带着去理发、看病、购买衣物、看电影,暂无住处的,安排与自己挤在同一房间,因而备受烟台“流亡”师生的爱戴,被尊称为“敬公”。他曾为学生题写赠言:“敦品励行,作一流人物;移风易俗,开万世太平。”同事苑觉非评价他:“把人家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学生赵儒生评价他:“那宽厚慈悲的心怀,是一种境界。”

  1973年夏,张敬塘昔日的部分学生汇集在台北中山堂,为其祝贺七十寿辰。所有餐饮费用,张敬塘自行垫付,而席间学生所献礼金,张敬塘亦分文不取,后托学生刘训序存入台北银行,以其每年的利息,作为在台胶东籍学子的奖学金。

  后来,张敬塘的学生于丰仁又慨然捐出对等金额,设立“张敬塘先生奖学基金会”,以嘉惠后学,并推举苑觉非为董事长,刘训序、于丰仁等为董事。

  1976年春,张敬塘曾联络在台同乡,倡修《烟台市志》,并叮嘱曾在鲁军司令部任执法官的匡裕祥代为搜集史料。不料,仅仅一年多之后,张敬塘便因患胃癌医治无效,于1977年8月19日中午在台北逝世,享年75岁。其昔日同事孔鹏起、苑觉非以及学生赵儒生、郑恒萃等在台湾撰写、发表了多篇回忆文章,成为研究张敬塘生平的重要参考资料。

  张敬塘之妻刘文慈,解放后留在大陆,所生三子一女:长子张春镒,留在大陆;次子张春鉴,学习警政,曾供职于台湾苗栗县警察局;三子张春镛,学习法政,曾供职于台湾彰化县税捐处;女儿张春娟,亦留在大陆。

  两岸关系解冻后,张敬塘的后人和学生遵照其遗愿,回到烟台,在部分学校设立“张敬塘纪念奖学金”,多年来,已有众多品学兼优的学生从中受益。

  无可讳言,张敬塘在解放战争时期曾追随蒋介石集团,参与组织还乡团,并在地方相关机构中任职,最终位列“国大代表”,沦为蒋家王朝的政治花瓶,有其历史局限性和落后的一面。但张敬塘一生情系桑梓、作育英才,对烟台近现代教育事业所作出的贡献,仍值得肯定。

烟台故事]敦品励行作一流人物 张敬塘与烟台近现相关新闻

  • 爱国名人的主要事迹
  • 《我和我的祖国》点燃十四五岁孩子的爱国情 讲
  • 爱国精神的名人故事
  • 关于爱国的两则故事简介
  • 现代爱国名人事迹
  • 最新标签